2009-03-16(Mon)

《錯位》長評——父子

我错了,但我不想改……【你说啥呢
那个,俺发现看天河和紫英时,每次都能平静淡定的去看他们的喜怒哀乐,虽然跟自己主CP不在此脱不了干系,但想必也有“他们两终归是会幸福长久”的潜在暗示吧。
也正因如此,每每写评论,扯到这两人就莫名的无言。——姑且请当作一切尽在不言中吧!【TAT你又抽我

听说新章更了很多爹爹的部分,俺实在是很开心,于是屁颠屁颠的看。但万万没想到,第一次提爹爹时,我就抽了。(厄,我的意思是,心疼了,大概)

天河就是天河,单纯且直接,即使花上百年也学不来那些恼人的假意世故,在他的眼里,世界虽并非一片雪白无暇,却也没有那么多角角弯弯。那些虚假谋夺留不住心里,也是摆不下的。
因此他的感情清澈,真挚。开心,低落,悲伤,犹豫在他面上总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样的天河,我很喜欢。

跳过紫英(痛,你干啥又抽我!),回到爹爹。(看什么看,我本意就是爹爹啊=。=)
100%轻浮、噪舌、不学无术的傻瓜是肯定不在我狩猎范围内的。爹爹眼中的情感和面上流露的往往不尽相同。
他时常挂着笑,但却和儿子截然不同。翘起的嘴角并不表示他此刻定是心情愉快,即便挂心疼痛,如是必要,他也会缓了眉,抿了唇。强颜欢笑这个词倒恰当得令人讨厌。

天河其实并不笨,性格如此天然(喂,我没说天然呆,你又抽!),我想大概有爹爹一份……刻意?(否则你让我怎么接受那两个人精生的孩子那么璞玉啊!)
天河的孩子天性大概继承于爹爹,云天青生性洒脱,说得实在点,那也是孩童脾性。
小孩子无拘无束,因为他们不懂。云天青则不同,他虽不驯,却也明明白白。这份通透让他不能如少儿一般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说就说。于是他经常大大咧咧地笑,说着真情实感,于是他也经常放荡风流的笑,满嘴口是心非。

他面上游刃有余,心里却不是一定。他面上造作焦躁,那心里便是盘算满满。——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个人也经常相当表里不一,别扭得慌?(囧)
因此,这种人很容易错过说重要之事的契机。因为他会把常人满脸犹豫的当儿,自动切换成吊儿郎当的废话时间,导致对方理解错误。——你活……不,你死……不……精神上活也应该算活的……囧,管他呢,过了几辈子,你还一个劲犯同样的错误,累不累啊。

只要还能保持笑,就不用说出心事。
——笑吧笑吧……笑死你= =b你这不是自虐吗……你个叔叔一个自虐一个别扭,真是够||

说起穿越,记忆中也不小心瞧到过几个穿越文。没有细看,倒是想到除非穿个神通,这爹爹和叔叔的命运大概是改不了的。或者说,穿个神通大概也敲不开叔叔那顽石般的脑袋吧。那两人的性格,如是再碰上几百上千次类似的分歧,大概还是会作出相同的选择,换来于彼于己的伤害吧(这就是我那该死梦的真谛吗……)

最后一句,紫英宝宝嘛,很可爱,有点别扭但就因为这样才超可爱呀啊啊~-3-~(我被抽飞了)
最最最后再补充一句,叔叔你好可爱啊好可爱啊好可爱啊【爆发了!
爹爹没有不要你哦!那是自欺欺人,其实他也满别扭的,你和他在别扭的地方有点不一样又有点很一样(你说啥),你们太搭了~~~~来和好的抱抱~~?其实叔叔你明明很宝贝爹爹很重视爹爹的,你咋就不愿意承认呢,你们两绝对能白头到老做模范夫夫的啊~~~(越来越不正经的某只被彻底PIA飞了)


2009-03-05(Thu)

《雁回時,月滿樓》長評——道是那父輩的兩人

虽说答应了头牌写个长评,不论哪篇,只写便好,实际上我却是不知如何下笔的。当时的满满答应,如今真要码起字来,还真是倍感艰辛,只道是写一步算一步,憋一字算一字了吧。

要说仙四,我是尚未通关的。游戏刚出的时候,电脑太卡只得一拖再拖,如今好容易换了新的,配置是上去了,却只能周末小玩。即使如此,在CP上却已是定了型的。除了主次上略有差别,头牌和我基本相似。只是我主位青宵,紫云偏偏是居于次席的。仅是这点,便导致在她那几乎只能看到紫云文的我,开始对青宵同人极度饥渴了。

《雁回》是我看的第一篇仙四同人,虽以紫云为主,天青却也有不少戏份,在某种意义上我总算是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双向满足。头牌不算是后妈,文中虽总有着没完没了的小虐,却还是让紫英抱得爱人归了的,正所谓幸福满满?
天青和玄宵的部分,却是给了个张了大口的开放空间,说得好听点是足以让读者有丰富的想象空间,说得实际点,大概是该人压根就没打算给个交代。叹气,虽知道这也怪不得她。

总的来说,我看的仙四文到目前为止并不多,而青宵文则更少。要说文笔好的确实不少,写到位的却觉得寥寥无几,更别提那铺天盖地的小白文了。一言以蔽之——雷死人不偿命,或者雷雷更健康?关于后者,当你边看边爆笑到岔气时,大概就知道了。

总之,转来转去,最终还是回到头牌的怀抱。虽然说攻受相反了,但由于内文并不明显,人物性格依旧原汁原味,便自是不会排斥。于是回归正文……

文中天青第一次出场时,是蹲在旁边光明正大的看儿子……和男人接吻,然后很自然很大度很没有间隙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仿佛是看着两人成亲过的老爹似的。
果然,天青就是这样啊。——这便是我第一反应。
之后,天青有意自己去寻玄宵,而不是继续等待。这本和原著相违的设定,头牌也给予了合理的解释:“师兄被锁于东海,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回来的。我本来就不是等人的性子,如今等了几十年,算是极限。”
以天青的性格,确实也如此。这无论在哪都能上蹿下跳,闹得他人没法安生的混蛋性子,怎又能傻呆呆的在原地过着不知何时才能蹲到头的日子。他不是木头,虽是不得已,但只要能寻到别的法子,那自会考虑退而求其次,对他而言,憋啊憋啊憋久了,不如索性迈上一步,自己给了了得了。

然而,当面对的是真正重要,且小心翼翼留在内心深层的东西时,当站在那决定性的边缘时,他自然还是会犹豫会害怕,他自由不羁,洒脱狂妄,但也好歹只是凡人一个。乘着一口刚成仙(初步估计是散仙)能走出鬼界的气势,如果当时拿到望舒,说不定就直接冲进东海了吧。只可惜事与愿违,撞上了个“梦璃”拐卖事件。

说道拐卖事件,便想到天青不小心把自己真名脱口而出的事儿来了。文中的解释依旧合情合理,并非和天河一般不懂世事,也非因他头脑简单、单纯轻浮,只是久未有人问自己的名字,不小心脱口而出罢了。虽是为了剧情发展而拖了紫英下水,倒也顺其自然,便正是那云天青会干出来的事。
说到这里,又忍不住扯点是是非非。前段时间,由于过度饥渴,便听从头牌的建议,去搜青宵文来看了。虽事先早已被告知,多数的同人将两人性格写得完全走样,爹爹不是爹爹,叔叔也不是叔叔了。(——这也是此人填不下宵青坑,只能写他们哥儿们友情客串的原因)
总归一句话,太雷了。
即使这样,我还是看了。花了一个周末,三个工作日来看,看得面部肌肉抽搐,笑到胃里灌气,快乐而健康的过了好几天——雷雷更健康如此可解。
爹爹如同愣头青似的,集呆、傻、好吃(野猪)、贪玩、坐不住、爱哭、冲动、各类奇妙的“优点”为一体,每每看到那一个个动情的场面,我就想……爆笑。恩,好吧,为了不得罪人,话题就此打住。

我只是想说,在我心目中的爹爹,虽看上去桀骜不驯,多言噪舌,老缠着叔叔,做些他人觉得荒谬的事情。但却并非不懂适可而止,心中没有得失计较而只凭一念之间冲动行事的笨蛋。
他做事会考虑,会衡量,但这些也同是建立在自己的处事基准上的。所以他虽要像叔叔道歉,却不是因为后悔,而那声“对不起”是为自己作出这些决定后,伤害了信任自己的叔叔而说。即便是重新来一次,想必他依旧会选择离开。虽不知道头牌对爹爹是否也是如此理解,但从结果上来说,在她的文里,我算是找到心中的影子了。总之,这就是我想要的。

之后是玄宵。在我概念里,叔叔是一个只会向前看,确定了目标便绝不会稍做一丁点停歇和犹豫的人。他固执,自信,自负。他认为无论天青还是夙玉,不需要自己回首也定会跟在身后,帮助并支持着他。正因如此,两人的离去,在他心目中绝不可能轻轻易易便原谅了的。他会介意,会恨,会怒,但内心深处也不是没留下一片凈土,也正是这样,我才更想看头牌如何圆那个东海真正的会面,是会像幻境里一般和解吗,还是……总之后者我不想考虑,考虑会心痛。

“天青,我向来自以为是。我只想你会追上来,无论我到哪里,却未想你已筋疲力尽。”
我看了这句话是心动了的,即便是最后爹爹在叔叔肩上淌泪我也完全能够接受。我并不是不能见男人流泪,但我依旧坚持这男儿有泪不轻弹。那种三天一大哭,每天几小哭的平胸戏码,就算了吧。我见不得那两人中的任何一人,没事软了腰,蒙了泪,成天呕血和玩儿似的奇妙气场,这点无论是青宵还是宵青,在我观念里都不通用。

——是云天青和玄宵,就要有云天青和玄宵的样子!

到此,我不得不好好反省。本是打算为头牌的第一个H章节(还是HALF系)送去长评的,结果却成了没有正题的碎碎念,而且一念还念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字数……倒是上去了。
废话不能再多说,最后送上衷心的(不太可能实现的)祈愿,愿头牌从爹爹和叔叔那些雷文炸弹的低谷中爬出来,重新提笔写他们,你的话,写那宵青我也认了!

PS 写着写着,就习惯性叫天青叫爹爹,叫玄宵叫叔叔了【囧 。爹爹,你别拿着望舒蹲着茅坑不拉那啥了,快去找叔叔把事结了吧。果然,山芋要热乎着吃,铁要趁热着打啊。【泪
自我介绍

纳兰煌华

Author:纳兰煌华
立志做亲妈!
——————
目前的情況大概是:
主更:《阴差阳错》
次更:《暗荣》

時流砂
相關鏈接
~歡迎踐踏~

砂時計—晉江專欄

綺麗な嘘—食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板
~歡迎拍磚~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