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5(Mon)

第58章 小小尝试


推门离去,不用看便能知道墙边守候的男人是谁。整整一天,零点的注意力简直就没从习雨身上挪开过。习雨走到哪他更到哪,习雨站着他绝不坐着,习雨坐下……即便只是稍许“豪爽”些,他的心里也会咯噔一声、整一个绷紧得弓弦。

习雨自然有所察觉,却什么都没有说。这种死心眼一口咬定了的事,就算十个郑吒也拉不回。

“你这下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了?”习雨轻声笑着,走得稍许靠前。先不提张杰那种敏感心细的家伙,就零点今天的表现,想必迟钝如王侠的也都看出了端儿。

“恩。”孰料,零点只是脚上顿了一顿,随后坚定地点了点头。

大概和自己所想出入太大,前面的少年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继续走了两步,才疑惑地回过身去。他历来做事偏好坦荡、不太喜欢那些毫无必要的虚无遮掩……或者说,对他这种独占欲极强的男人而言,自然是宣告所有并将人绑在身边才会顺畅舒服。然而零点就算是见过世事百态的杀手,毕竟也曾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即便对这类不含偏见,也不见得愿意大肆宣扬自己的众不同。

习雨眉间一蹙,深深地看进零点的眼里。历来善于察言观色、暗探人心的他,此时却不能肯定零点是心甘情愿还是违着心意对自己昨夜的行为进行赎罪惩罚。两人就这么无声相望着,过了很久,被习雨盯得极其尴尬的零点才心虚地别过头去。

习雨无语,一声不吭地转过身,走了数米又拐了个弯,随后插卡、开门、进房。一路上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却是百转千回。

“你不会……因为昨天晚上将我吃干抹尽……所以存了想要负责的心思吧。”想了半天,少年才艰难地开口。因为自己不甚确定,故而表情甚是微妙。

零点一愣,没有说话。

明白那是默认,习雨嘴角抽了几下,最终无奈地仰天扶头、期期艾艾地说道:“我把你生吞活剥那么多次,岂不是早该给你套上婚纱强娶回家?”

这句惊人的话在零点的脑子里转了老大一圈,等到好不容易消化完毕,他却不知是羞好还是囧好。他面皮本就薄,此时就算有些窘迫地挂不住,却依旧没有觉得这是侮辱,更别说发怒生气了。

习雨说完又看了零点一眼,表情却依旧好不到哪去,“你不会还觉得我年纪尚小,身体没长全所以应该保护我、包容我、照顾我吧。”

零点没说话,内里却不由想要点头承认。许是记起什么,又觉得有些奇妙不妥起来。习雨只有十五岁,身型就算不属粗犷高大也不至病弱娇小,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相较于普通少年还更为健康结实。自己总愿站在他的前方遮风挡雨、也愿成为他信任和依靠的对象,却又意识到到这人强得太不像话,哪里需要自己出手保护,自己受他救助恩惠的明明更多!

历来对自己的身手颇为自信且骄傲的男人,一时心里不免有些涩涩,却全然忘记面前站的这人实际是个什么东西。

习雨怎会不知他想的什么,冷哼一声不屑提醒:“在我看来你才是个屁大点小毛头小子,别忘了这不过是个外表皮相罢了。那些你参一手他参一脚的事你莫非还要一条条记下来,时不时觉得欠了人情想要还清?你是因此才刻意护我、想要助我甚至委身于我?”虽然知道零点绝对不会这么想,但少年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升了把野火。

零点张了张嘴想要辩解,随后一顿,只是低低吐了声:“抱歉。”他知道面前的人动怒了,一切的言语并非狗血的误会,自然没必要解释。这人不是自己留在主神空间里需要处处照顾、留心保护的弟弟,而是强大的、能够一同并肩作战的伙伴,是平等的、并无尊卑的……情人。

想到“情人”二字,外冷内热的杀手有些面红起来。他知道两人一直是平等的,但他更知道习雨希望两人处在更加对等的位置,那人认为既然是同是男子便应无关上下——正因如此,这个少年才会时常引诱、处处纵容,最终搞出昨夜那胡乱荒唐的事。

然而就算理智上知道习雨错占一半,感情上零点却尽给招呼到了自己的身上。

看着那个眉间紧蹙的男人,习雨苦笑哀叹。他摇了摇头缓缓凑近,即便贴到脸边、温热的气息呼在对方颈上,那人竟也全然不觉,“早上的话,还记得吗?”

话题有些跳跃,零点一愣不免莫名。早上两人说了不少,习雨此时又前言不搭后语的,到底指的什么他并不明白。直到那不安分的是双手搭上腰侧,随后徐徐移到小腹往下,甚至在那最为敏感的地方挑衅似的轻轻揉了起来,他才“蹭”地一下烧红了脸。与方才不同,这次带了些许情 色的味道。

一路拥吻滚到床上,习雨一边轻轻啃咬一边不留痕迹地褪起零点的衣衫。与往日的巧妙温柔不同,这些吻更多的是贪婪霸道。零点几乎是被习雨推着走的,光是回应那探入口腔纠缠搅动的舌头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再加上对方除了偶尔小憩让他换上口气之外,居然一个接一个、不留余地。灵巧的舌头毫不犹豫地闯入,紧紧缠绕着彼此的柔软,混在一起的唾液还没来得及吞咽便从零点的嘴角溢出,习雨便满意地其卷入口中,继而又狠狠地撞了上去。

零点这二、三十年来可没活得那么激情过,他被吻得昏天黑地,连自己是怎么被弄到床上的都不知道。紧密贴合的肌肤越发滚烫起来,湿濡的声音与喘息交互在一起,昏暗的房间立即就被染上了浓郁的情 色。

略凉的指尖顺着腰从下方滑入衣服,零点轻轻一颤。相处的时日毕竟已久,再加上平日里有意无意的开发,习雨自然是对零点所有的敏感带一清二楚。亲吻之中,零点的皮肤早已热得发烫,而习雨却依旧低些。这样的温差不多不少,少年满意地抚摸着伴随自己指腹划过那迅速冒起的小小颗粒,随后掌心贴上逐渐上推,攀上胸口那已然挺立的一点、画着圆圈缓缓轻揉。

零点的不自觉地将身体贴了过去,呼吸略也发急促了起来。毕竟早已习惯夜里情事,此时的他虽依旧不擅长主动迎合却早能做到自如放松、甚至稍许体味感受,却依旧存着某些毛病。看着依然动情却闭眼合目、压抑喘息的那个男人,习雨眉毛一挑、手下猛然发力。在尖端被两指捏住发狠一拧的瞬间,零点吃痛、却在异样的快感中叹息出声。

这是第一声,无疑是充满诱惑且令人心动的。习雨听得心里一阵酥麻,若是平常,他一定会低吼地扑过去亲吻啃咬,好让自己能够更快地听到第二声、第三声。然而,此时他却停了下来,静静坐在零点腿上,可想而知,既是生气却也含带郁郁无奈。

突然的分离,让那本已动情的身体有些空虚,零点不习惯的动了动随后疑惑地睁开眼睛。

默默骂了无数次:“零点你这个闷骚M”之后,习雨淡淡开口,“你必须老实听我的不能反抗,因为你昨夜弄痛我了。”

习雨一句话了当直接,反让零点不知作何回应。好一会儿才愣愣地点了点头,带着几分内疚的味道。

少年一笑,却笑得没有一丝欢畅。只听“撕拉拉”几声,零点刚被脱下来的单衣就被他扯成数条。随后,在身下之人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习雨已经三下五除二,迅速将对方的双手紧紧绑在床栏上。在零点反射欲挣的同时,甚至用布条遮了他的双眼。

这回,零点同志是彻底当机了。

“别挣,这只是普通的布料。”习雨俯下身子对着零点微启的双唇啄了一啄,轻声说道:“这是第一次。”

零点没明白。

“记住,也是最后一次。”少年的声音坚定,甚至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零点想了一想,遮挡在布条背后的眼睛深深合了起来,他终于知道自己的执着有多愚蠢,“恩,我太钻牛角尖了。”他们两个之间本就不该存在什么亏欠和偿还,那些执着和想法只不过为了支撑自己那点可悲的自尊心罢了。

即使如此,零点依旧不想逼迫习雨做不愿意的事,所以他先开口要求松开。习雨却笑了笑,低低哑哑的开口,“我说过,学点东西。”

可想而知,在不悦和愤怒表层底下,习雨同学还是很开心的,发自内心的……激动和兴奋。

三两下除去零点所有的衣物,习雨饶有兴味地欣赏着身下不至完美亦缺少女性娇小柔软的躯体,然而他结实健康、充满活力……抱起来也意外的舒服。看着点缀在古铜色皮肤的小小两点,少年舔着嘴唇就了上去。许是被遮住眼睛,零点对外界的感知更是敏锐,习雨只不过轻轻在乳 尖咬上了一口,便得到回应似的轻颤。

一边咬住轻轻拉扯一边用舌尖取悦着胸口的尖端,另侧的手则不紧不慢地往下探去。习惯握剑的指骨带着薄茧摩擦揉搓,红色的嫩肉渐渐在颤抖之中成了形状。莫名的热流从尾椎窜往全身,每一次呼吸几乎都能带出些微的呻吟,零点的下身像烧起来似的肿胀发痛,他本能地想要夹紧双腿摩擦那蠢蠢欲动的炙热,理智却生生将它压了下来。

做为一个男人,零点根本甚少在乎胸前的两点更不觉得它有何作用,而今天,他居然会因被人拉扯玩弄就情动得想要获得更多。这样的念头即便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却也足以令他耻得抬不起头来。更何况,像这样一半在被细心关照,而另一半则像是遭到忘记似的无人问津,明显的差异转变为异样的空虚,零点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而习雨则依旧浑然不知似的啃咬着右边的一点,并不时用腿蹭着同侧的肌肤。

习雨玩得很开心,他不是不知道零点的羞辱难耐,但察觉到伴随着自己的动作那不由自主的轻颤,即使只是吮吸捏挤胸口那个红点也会让贴合的热度急速上升便也兴奋得将一切放了开来。更别说像零点这样久经训练的杀手,身体对外界的感受度自然与常人不同,平时倒是还好,然而黑暗的蒙蔽更会让他对变化的触感成倍增加。

漆黑之中,零点清楚地感觉到落在身上的视线是多么炙热,几乎将他的一切都看穿看透似的,每每经过的地方似乎都要烧起来一般。即使只是吮吸那个自己都不会问津的地方,即使只是轻轻在皮肤锁骨上随意划过,都能让他颤抖不已。这样的感觉太过陌生,就像身体脱离了自己的意志径自乞求快乐似的,想要得到更多更激烈的什么来填补现下那莫名其妙且令人焦躁的空虚。

而习雨,他喜欢看零点因为自己而有感觉,也喜欢那人压抑着让自己羞耻的欲望和呻吟却依旧努力迎合的模样,平日里他会尽可能满足他的需求,而现在却更乐意让让眼前的人焦急渴望。眯眼看着零点紧紧扣在床单上的双腿和微微抬头的欲望,习雨笑了笑,一缕细细的电流瞬间窜出指尖直走挺 立的乳 尖和最为敏感的下 体。

“啊!”零点惊得弹起身子下意识地夹紧双腿来回摩擦,那因毫无征兆而惊出的声音已然沙哑,带着让人沉溺的情动。本已冒头的汁液被那一击顺着古铜色的大腿淌了下来,留出一道透明的水泽。习雨倒抽口气,就着紧绷的双腿从根部开始贪婪地吸食,灵活的舌头钻进腿间的缝隙滚动向上,试图卷走所有泄露的欲 液。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rackback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自我介绍

纳兰煌华

Author:纳兰煌华
立志做亲妈!
——————
目前的情況大概是:
主更:《阴差阳错》
次更:《暗荣》

時流砂
相關鏈接
~歡迎踐踏~

砂時計—晉江專欄

綺麗な嘘—食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板
~歡迎拍磚~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