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5(Mon)

第59章 试验成品

“习……雨……等、等!”汹涌欲求一波又一波地充斥理智的底线,零点在凌乱得不成样的喘息中沙哑地低吼,他拼命地夹紧双腿并扭动身躯,妄图挣开双手的束缚。然而,那本应脆弱的布料却依旧牢固地束着他的双手,完全没有断裂的趋势。

“我怎么早没想到呢,明明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习雨低低笑着,欺身亲吻那一直没去关照的另侧小点,柔软的舌尖绕着乳晕画着小圈,粗糙的舌苔碰触着些微不平的颗粒渐渐爬上顶端。在绝不会流出液体的小孔上爱抚了一会,习雨开口含住或用力吮吸或轻轻啃咬,离开的时候透明的银丝顺着断裂开来,沾在挺 立的红肿上,被昏暗的灯光染上了另一种情 色的味道。

零点的身体颤抖得厉害,他咬着牙关以免丢人的声音从口中泻出,然而潮红的面色和急促的呼吸却明显透露着他的坚忍和难耐。习雨勾唇吻了吻身下平坦的小腹,舌尖在肚脐画着圈儿,右手顺着膝盖逐渐下滑,不紧不慢地抚摸着紧绷的双腿,指节挤入缝隙充分感受着内部的热度。这个动作的意思明明白白,零点只是微微僵硬了一瞬,便艰难地泄了双腿上的劲,打平放回床上。

习雨满意地凑了上去在那结实的内侧啄出鲜艳的印子,至下而上又一路吻了回去。手指留在那腿间的细嫩处缓慢向内,电流特有酥麻带着异样的快感撞向全身,这样的几乎摸尽吻尽零点全身上下的各个部位,就算只是稍微敏感的地方也都毫不吝啬地爱抚挑逗了一番。欲望的火焰在零点体内汹涌翻滚,急促的呼吸下终于压不住相继而出的叹息和呻吟。

涌出的津液早已染湿周遭的草丛,就连小腹也都被弄得水迹斑斑。习雨贪婪地啃吻着,使用浑身解数让身下之人更加情不自禁、本能渴求。然而无论自己怎样上下其手,却终是不动零点那最为需要碰触安慰的地方。

“……够……了……”终于耐不住挑逗,零点动了动腰身企图躲开揉搓着胸前肉粒的双手,连强制放平的双腿也有微微上收的趋势。

“想要了吗?”习雨看着早已抬头的敏感,不轻易地舔掉冒出透明津液的尖端。零点呼吸一怠,挺立在空气中的下身又迅速胀大了几分,射出的冲动更加剧烈。少年垂眸轻笑,眼明手快地握住凸显经脉的柱体,指尖不偏不倚地按住顶端湿润的小孔。

“唔!你……”欲望突然被制而不得而出的痛苦让零点头脑一片空白,他下意识地拱起双腿,一边低吼一边扭动腰身,试图逃离那个让人难耐的束缚。

总是由着对方高 潮释放的少年,不由舔了舔下唇,他抚摸着身下滚烫紧绷地肌肤凑近耳边细细低语,同样炙热的呼吸喷在零点的脸上,竟又惹了一身酥麻,“想要了吗……?”在这样的环境下,低哑柔和的声音反倒增添了几分魅力和赤 裸 裸的诱惑性,习雨握着滚烫充血的柱体一点点吻了下来,舌尖在帽檐处轻轻打着旋,就着流淌出来的爱 液抵到勾勒之间来回舔舐着,在那粗壮的挺立上留下自己独有的痕迹。

本就临近高 潮的零点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他全身上下酸痒难耐得厉害,滚烫的热痛一气涌到那最为敏感的顶端却苦于没有出口。他无意识地挣扎着,叫嚣着想要发泄,却在扭动中碰触到那轻轻柔柔的啃咬而更加剧烈地颤抖起来。

“习雨……啊!……不要闹……了……”好几次想用膝盖顶开习雨的手,却反被轻轻松松地按了回去,零点哑着嗓子低吼着,深重的喘息和散乱的音节,惹得习雨的欲望又往上窜了数段。他吞了口唾液,按着出口的食指小小地勾了记圆圈,便见一根细长的金线紧紧地将前端束了起来。脆弱的地方被这般粗鲁对待,零点疼得喊了出来,他不是在乎疼痛的人,放在平常这样的程度他绝不会放在心上,只是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又处于放下戒心的情事正中,才导致他诚实地反应了身体当前真切的状态。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习雨索性架起不老实的双腿,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舔去小孔中不断冒出的透明芳泽,有时会好玩似的带那乳液落下的瞬间才伸出舌头险险接住,“只是我说了,会按照我的方式。”

零点看不见,但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习雨那若即若离的舌尖挑动着自己每一根神经,让自己随之颤动。那样的刺激无疑是激烈直接的,甚至连偶尔划过皮肤的几丝细发也足以让他在意焦虑。习雨开口吮吸着下端囊袋,手上却也不停,紧密贴合的皮肤有规律地上下搓弄,指尖不时划过经脉的间隙和敏感的接缝,急着外涌的液体从尖端冒出头来,竭尽力量是的滑出小小的铃口滴溅在壶口指背上,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然而对此时的零点而言,这样无微不至的疼爱,无疑是最甜蜜也是最痛苦的折磨。他的理智早就被本能搅得乱成一团,脑海中充满着各种快感和刺激以及随之而来的疼痛难耐,他想要获得释放,想要从翻滚淤积于小腹、那火烧一般的热度中获得解脱。

习雨抚摸着架在身上双腿,由低端内侧缓慢向上,随后在膝盖上落下一吻。这样的动作简单自然,玄黑的瞳孔却渴求着下方不停收缩的隐秘。零点胸腔剧烈地起伏着,这样的视线让他本就敏感燃起另一种异样的渴望。少年的呼吸已然深沉,他将零点的腰身抬至一个令人耻辱高度,近似粗鲁地按揉着紧绷的臀瓣,欣赏着那数次让他失魂落魄的窄小紧密。

“习雨……!”零点一个闪神连忙挣扎,这样丢人的姿态习雨从逼他做过,此时竟有些无措起来。

“别动……别说话。”习雨压抑着喘息低低开口,他凑过头去舔了舔囊袋下方的一小片平滑,随后迫不及待地抵到张合的小 穴,一如意料般的那样,透着嫩肉的入口立即吸住了舌尖,试图引诱自己探入更深更隐秘世界。少年蠢蠢欲动地舔着门前的粉红,爱抚逗弄着让它变得松软起来,指尖细细地按揉着扒开褶皱,靠着唾液的润滑柔软的舌尖顺势向下,渐渐探入不见天日的内壁。

这样鲜明的刺激几乎让零点痉挛地叫出声来,他的双腿紧紧扣上习雨的腰背,隐约之间他几乎能在脑海之中快速勾勒出习雨趴在自己屁股上舔 弄 后 穴的模样。死死地抓住偶得的清明,零点猛地咬破自己的下唇,腥咸的气味和隐隐钝痛如愿让他夺回了一丝理智。

“习雨!”零点怒吼着,下一声却隐约带上了几分哀求,“不要这样……拜托。”

少年被震得一怔,很快留意到两人此时的姿势。他愣愣地看着零点下唇那猩红的血液和明显的牙痕左肋猛地一痛,“抱歉。”放下高架的身子,习雨内疚地舔去那刺眼的颜色,明明知道这人的性子,居然还会放任那藏在内心的自私欲求,“抱歉。”

“习……”

“但是那里我不松开。”习雨抚摸着颤抖的挺立,换来对方倒抽口气的嘶吼,“我想和你一起。”

零点闻言,双腿不由紧了一紧,随即就义似的点了点头,“好。”

“谢谢。”少年笑着吻掉尖端的爱 液,便将纳戒中的润滑剂拿了出来。零点虽然不能接受舌头的抚慰,但还是被迫容忍了润滑剂的存在。带着白色乳液的指腹摩擦着穴口毫无阻碍地挤进滚烫的甬道之中,零点的身体微微一绷,继而又强迫似的松了开来。

顺着平滑的嫩肉勾弄着敏感的囊袋,入道深处的手指转着圈挠痒似的抠弄揉按,零点歪着头止不住泻出让人狂乱的低吟。习雨按捺住直捣黄龙的冲动,食指毫无征兆地捅向最为要命的一点。

“啊!”零点猛地弹了起来,双脚用力蹭着身下床单,被魔法捆绑而不得动弹的双手也勒出了刺目的痕迹。

轻轻按住零点的腰身,习雨将第二根手指插入湿润的甬道,外张地撑开些许继而将润滑剂的尖端缓慢地探进深处。微凉的乳液被挤入滚烫的内穴,因着生理性的收张复又被挤顶出来,粘稠液体滑入臀 线,乳白痕迹更是令人产生无限遐想。

内壁的烫得和着了似的,习雨猛烈地贯穿着自己的手指,而零点也开始不由自主地配合他的频率,并调整角度让最敏感的地方得到撞击来缓解内里的空虚。两人耳朵呼吸均是炙热繁乱的,但习雨很快就发现了彼此的不同——不仅仅是内壁,零点真个人都和要烧起来似的,不得发泄的痛苦让他奋力挣扎着,涨红的下 体因爆发的欲情坚硬地耸立着,隐藏在薄皮下的毛细血管早已化成可怖的青筋几欲炸裂,透明的液体止不住地顶出张开的小孔,自上而下染湿整个柱体濡了草丛滑进股 沟。发白的骨节下可以看见突起的筋脉,手腕上的布料也因拉扯陷肉中、被勒出更深的痕迹,那一触即发的身体疯狂得和着了魔一般,在柔软的床单上不住扭动。

习雨做事还算知道分寸,他没有解开一抹金线纯粹是因为零点撑得下去,然而此时情景,与其说是因为自己过分的调情,不如说是被喂了强力的情药来得实际。

情药!?

少年惊讶将紧咬着自己、不愿松口的手指从的甬道抽出,本高抬胯部乞求着更多抚慰摩擦的身体因脱力而摔回床上,强烈的空虚让零点曲紧双腿、蜷成一团不断地摩擦,隐约可见张合穴 口吐出乳白色的软液,顺着沟缝染湿了床单。

混乱的呼吸狠狠地撞击着习雨的心脏,他拼命地压制住叫嚣着的欲望,看着自己的手指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拿起方才使用的润滑剂翻看瓶子底部,待瞧见下面小小的数字后习雨慌忙地挤出一点,舔了舔。习惯于尝试各种毒物的少年在确认里头成分的即刻宛如遭到晴天霹雳一般,气得浑身打颤,他睁大双眼一把扯烂润滑剂的容器,一字一顿地吼道:“好……好你个,楚·轩!!!”

湿滑的凉液飞舞出来,滴溅在零点滚烫的肌肤上,即时引起一连串的痉挛。被情欲冲撞得失去理智的男人激烈地侧过身去,不断扭动腰胯用大腿内侧和床单摩擦着肿胀充血的下 体,凌乱的呼吸中充斥着粗暴低吼、痛苦地寻求高 潮和解放。

习雨见状,也顾不得找什么楚轩算账,连忙扯掉布条将零点翻过来抱在怀里。刚刚获得自由的双手一离开束缚便迅速窜向腿间揉搓起来,少年一口咬上淌血的唇瓣,当舌头撞进口腔搅拌纠缠的刹那,指尖勾开金线解除紧绑,又深怕忍耐过久而无法顺利发泄,习雨握着零点的手快速套弄,直到浓稠的白乳如激流般冲撞而出,才稍许松了口气。

零点的呼吸依旧繁乱,滚热的身体并未因方才的发泄而获得降温。习雨随手擦去脸上的粘液,急忙松了眼罩,层层的薄布早已被汗水和泪液染得尽湿,细细地吻着因情 潮而充满水雾的双眼,少年继续摩擦着掌心中保持傲然的高耸。方才高 潮时的吼叫依旧在耳边回响,让他几乎为此癫狂,这般放松肆意的声音习雨从没听过,即使处在最激烈的情动,零点也尽力按压着只是发出沉闷而短暂的音节。

忍耐中的爆发虽不为一种情趣,却及不上这般疯狂的激昂让人沉迷痴狂。

将棉被垫在身下,习雨扒开零点的双腿,当滚烫的欲 念拍打囊袋顺着平滑细肉抵向入口,因药性而失去理智的男人仰头惊叹,下意识地抬腰去顶,张合的粉肉不断吸咬门前徘徊前端,涌出的润滑剂很快染湿了蓄势待发的硬 挺。早已湿软的甬道毫无障碍地接纳着坚 挺的异物。感觉到那炙热的内部宛如渴求一般紧紧吸附着自己,习雨深吸一口气匆匆架起零点、让他将双腿缠在自己的腰上,随后猛烈的抽动、不留余地地冲撞着湿热的内部。

零点失控的声音让习雨愈发亢奋起来,每一次穿插都狠狠顶在让人发狂的敏感,令人沉沦的快 感充斥着情 动的肉体,男人嘶吼着扭动身躯承受不住似的往后退去,却被少年制住大腿猛地拉了回来。

硬物顶到前所未有的深度,零点惊喘出声。习雨即刻将人抬起,拨开在腿间不住套弄的双手让他环住自己的脖子,抓着对方的臀部不管不顾地大力撞击,紧紧贴合腰腹摩擦着零点难耐的硬 挺,染上了大片湿热的稠液。零点大声喘息着,史无前例地搂紧习雨、扭动腰胯纵情地回应,看着上下起伏的鲜红肉粒,少年忍不住一口咬上,与此同时换来激动的嘶吼和兴奋的抽搐。热浪冲出顶端喷溅在习雨的小腹上,猛烈收缩的内 壁死死地扣住里头的硬物,少年一个起身将人推倒在被子上,他向前跨了一步跪立地夹在臀 侧,架起零点的右腿腿更加卖力地抽 插起来。冲撞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无不顶向甬道最深的地方,借着射出后的紧密包裹习雨低吼一声,滚烫的浓液喷满整个内壁,在深处迅速囤积。

释放后的习雨还没来得松口气,身下的零点就凑着吻了过来。少年一愣连忙探向对方的下身,刚才软下去的部位复又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此时正不断摩擦着自己的小腹寻求更多的安慰。

“不是吧……”仔细回想着掺在润滑剂中的药量,习雨喃喃自语,“这会弄死人的……”

正当少年还在百般纠结的时候,零点居然压在他身上自顾自地抬起腰胯上下撞击。习雨做梦也没料到有生之日自己能看见零点主动邀欢的姿态,他仰躺在床上瞪大眼睛,双手不自觉地摩擦着零点内侧的大腿,随后顺着腹部的肌理慢慢爬向胸前的肉粒。紫青色小小的电流再次出现在五指之间,零点激动地战栗着、透明的液体再次从胀大的肉 柱顶端冒出头来,进出之中白色的欲 汁挤出洞穴四处滴溅。这样的风韵几乎让习雨兴奋得要流鼻血,他握住在空气中颤抖的炙热上下套弄,时而揉搓、时而用食指爱抚着树冠顶端的小小细沟,指尖沾染的液体越来越多、肿胀的血管清晰可见。

零点不断地扭动着身子,试图冲撞体内最为饥渴的部位。然而这个姿势极难使力、每每穿插都无法得到充分的满足,瘙痒难耐的感觉让他愈发空虚,却也更加卖力地调整、画着圈地用力摩擦,汗水顺着结实的肌理滑落下来,滴在少年的身上迅速晕开。习雨松开安慰着前端的手,在零点支起身子的时候使力向下一按,上方的人整个坐在习雨胯部、内里被死命顶开让承受之人发出一阵满足的低吟。

习雨的手紧紧控制着零点的腰腹,将他的身体推向致命的地方狠狠撞击,无需自己使力的男子一手环着少年的肩膀一手摆弄着高耸的挺立,白浊在痉挛中划出令人痴迷的弧线,历来以持久力著称的少君也在紧 窒之中汹涌泄出。

糜烂的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两人又癫狂地做了一次,习雨才发现有些不妥来。他轻轻地压平零点的身体,用手架开双腿小心地按压着红肿的肉 穴,即使只是轻轻一碰,零点也会情动地收缩嫩肉吐出腥浓乳液。松软的内 壁早被摩擦得发麻,在情药的作用下,快 感和疼痛纠缠在一起变成另一种让人痴迷的欲求,零点不由自主地收紧膝盖向内摩擦,渴求的身体居然扭动着下移,让停留在穴 口的手指插进内里并送着胯企图让它侵入更深的地方抚拭摩擦。习雨留恋地动了动食指,轻轻按揉着致命的那个点,在闻得满足低吟的同时无奈地叹息出声。

将食指抽离热烫的甬道,习雨静静地看了会一张一合的穴 口,在床上的人不耐地摩擦身体、用被欲 情润湿的眼睛望向自己时,少年微笑地压平他的双腿、对准再复抬头的部位缓缓坐了下去。巨大的挺 立早已被欲 液染了数次,再加习雨自己随手涂抹的润滑,要想进入并不算难。紧密的内部被一点点顶开,习雨清晰地感受到那炙热的硬挺不断跳动着、在自己的体内逐渐胀大,他尽可能放松自己坐到底处,未等完全适应便上下抽动起来。紧密结合的粗壮摩擦着肠壁,疼痛和酸麻混杂在一起让他不禁微微颤抖。被情 欲搅得只剩本能冲动的零点自然没有习雨的刻意用心,彻底掌握主动权的男人很快便将习雨翻到身下胡乱地穿插顶撞,送过去的热吻也和烧起来一样凭借着本能地啃噬搅动,弄得唾液到处都是,分不清究竟终属于谁。

繁乱的呼吸和呻吟久久回荡于昏暗的空间,直到再也射不出东西的时候,零点才脱力地倒在被子里沉沉地昏睡过去。习雨赤 裸 裸地趴在他的身上,早在交 合之中,自己的衣服就被撕得满地都是,连哪块是哪块都分布清楚。安静地合着眼,少年将手搭在零点的脉门上,确定他身体无碍之后才如释重负地支起身来,小心地抽离依旧包裹着对方敏感的身子。鲜红的液体和着浊液由股 缝滑至腿 间,少年低身拾了块破布随便擦拭给自己几下便将昏迷之人抱了起来。

豪华套间一般总有两个以上的卧房,习雨从壁柜中扯了床棉被胡乱铺好、让零点躺在上面,随后去浴室取来毛巾和温水擦拭着那满是紫青痕迹和残液的身体。待将肌肤打点干净,才选了快柔软细薄的布料沾湿打透,小心地触向下方充血红肿的禁闭。

将穴口的浊物吸拭干净,少年缓慢地将手指探入依旧发烫的甬道,先是一根待适应后又添了一根,只是没有抚摩内壁粘膜更是避开了特别的区域。带着细茧的指节微微外撑,导出部分粘液,随后湿濡的软布裹在指上入得更深,反反复复几个来回、期间换了数块细布直到最后用干净的棉纱将水泽吸走,才取出药膏、细细地涂抹着每一处磨伤的肉 壁褶皱。

一切结束之后,习雨微微抬起零点的身体将垫在下面的棉被扯到旁边,换了另床没用过替他盖好。刺目的鲜血顺着腿根不断滑落,少年低头看了一眼,无语地用毛巾又擦一会才拾起垫在地上的床单和弄脏的被褥走出房间毁尸灭迹。直到带将自己也收拾完毕,窗帘的缝隙间已透进薄薄日光,又替零点把脉确认了一次,习雨才筋疲力尽地钻进被窝,抱着热乎乎的暖炉进入梦乡。

呵呵……楚轩,等老子起来再找你算账……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rackback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自我介绍

纳兰煌华

Author:纳兰煌华
立志做亲妈!
——————
目前的情況大概是:
主更:《阴差阳错》
次更:《暗荣》

時流砂
相關鏈接
~歡迎踐踏~

砂時計—晉江專欄

綺麗な嘘—食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板
~歡迎拍磚~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