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5(Thu)

第三十五章 休闲时光


恍惚间习惯性抬了右手,半举着到了眼前又苦笑地放下。好吧,十多年的习惯也不是说改就改的。

七点半,睡得久了点。

撇了眼挂着厚重窗帘,只在缝隙中透了些微亮光的窗户,少年凝视着身边的男子。紧紧贴合的肌肤温暖、呼吸平稳均匀,回想夜里的种种,习雨忍不住小小勾了唇角。昨日此时,自己明明还在拼了命的控制压抑,现下居然近在咫尺,垂手可得。

习雨向来不是犹豫胆小的向后看小队成员,之所以压抑退离全然因为自认不可妄取。他虽曾让零点慢慢搞清楚,却从不认为自己会是被选择的一方。那人曾为血缘伦理而对现实世界绝望痛苦,如今心结稍解也重生了最为重要的弟弟。

而自己,既然清楚了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欲所求便定是不能冒然接近,或者说……远离才是最好。

抬起惯用的那只手移到细细的光缝上,他从不奢望奇迹出现、失而复得。对于这人,若是不得他自会平了心思抑了神,在远处留意着;如今得了,他更是不会多思多想再去逃避犹豫,只要自己还活着,便绝不愿那日的光景再次重演。

哼,哪怕是主神也得先过了他这一关。

“不要想不必要的事。”看着旁边那个抬手发呆的少年,零点无奈地叹了口气。刚睁眼就看到习雨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即便如此他还是花了几秒才回过神来。昨夜虽干了荒谬且难以置信的事,但他却一丁点儿后悔不甘的情绪都没有,反倒担心这个凝神沉思的少年又在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

“早。”都是习惯早起的人,习雨方才便知道零点已经醒了。他轻笑地揉着零点因自己而锁上的眉间,低声说道:“别担心,我不是放不下的人。”

这句话习雨说出来是一个意思,零点听到又是一个意思。他无言起身认真地看了一会,发觉习雨的眼里已然没有退却和逃离,这才松了口气。记起昨夜这人的娴熟逗弄、游刃有余,心里微涩;想到习雨的年纪,又不免生疑。

十五……这人明明未成年啊……?

“想听故事吗?”习雨从纳戒中取了套干净衣服,递给零点。他本就有常备替换衣服的习惯,而零点这身却是他在主神空间时便准备好了。倒不是为应付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而是清洗这人在鬼神传奇中曾强套在自己身上的外衣时,顺便搭上的。

零点接过衣服尽自穿着,没有说话,而习雨见他行动无碍也没去多此一举地询问挂心。昨夜事后,该擦洗处理的习雨均趁着零点睡着时仔细确认过,至于方才的那人神色间闪过的,他又怎会看不明白,“确实,对于这类事我算是惯犯,殿里时常会在夜里送些人来,形形色色、男男女女……没经验的,于我倒是不碰的。”

听到这里,正在套裤子的零点表情有些古怪地抬起头来。

“你想说‘莫虚’的教育方式有问题吧。”习雨嬉笑出声,“其实不是这样,或者说……我比较特殊?”

“什么意思?”

“因为对‘莫虚’而言‘习雨’的存在既是最为重要的,却也是最令人惧怕的。他们一方面必须想方设法地限制我,另一方面却也不得不用各种手段伺候满足我,很矛盾吧。”少年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话锋一转,“我希望你给我两样东西。”

“好。”零点答得毫不犹豫。

少年一愣,“厄,你都不问的吗?”

“问什么?”零点觉得有些好笑,身子都给了,还能有什么交不出的?——当然,这句却是零点死也说不出来的,“你不会为难我。”

“会不会还真不好说。”习雨看着天花板抓了抓颈侧,“现在也不急,还是回头吧……厄,吃饭吗,我肚子饿了。”

零点眼睛一亮,抓了习雨就往外走。俨然一副这辈子都没见过你喊饿,生怕过不了两分钟就改变主意,打算快刀乱麻地将人喂饱的样子。

跟在后面的那个更是百般无奈看蓝天,难道自己已经被一致公认是睡神,除了睡觉之外不吃不喝不玩不乐可以过上一辈子?而且食量这东西……食量这东西……食量这东西……怎么可能一下子变大嘛!看着一整份豪华套餐,早上只摄取维生素的兔子生平难得地想要掀桌。

“我就说怎么到处找不到人,原来你们在一起啊!”郑吒的声音此刻和救世主一般明亮悦耳,习雨连忙将除了沙拉和咖啡之外的所有食品推到来者的面前,丢了句,“吃。”便继续低头当他的兔子。

零点面部肌肉抽了抽,倒也没说什么,他看了眼餐厅入口的方向淡淡问道:“楚轩呢?没和你在一起?”

“那边。”习雨头也不回地指向身后不远处,只见楚轩正坐在床边角落的餐桌边安静地吃着早饭,“你们打算去钓……”看了眼绿魔滑板上的连接线,少年表情古怪地一顿,“恩,猎鱼吗?”

“哈?”郑吒咬着三明治朝楚轩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人已放下了刀叉,正面无表情地朝这边走来。他一手拿着鱼竿一手夹了绿魔滑板,临到近处才神色诧异地开口说道:“这是昨晚服务员买来的鱼杆,我将它与绿魔滑板的能量装置连接了起来。当鱼即将咬钓的时候,鱼饵会产生十万伏特的瞬间电压,无论是什么鱼都能轻而易举地钓上来,这样可以提高数倍的效率……”

零点无语,习雨看天,郑吒嘴巴越听越大,好半天才抹了把头上的汗艰难地说道:“这个……钓鱼并不光是为了钓鱼,而是为了享受这段悠闲的时间啊。呃,这么说吧,你钓鱼是为了什么?”

楚轩撇了眼习雨,才淡淡的说道:“我们不钓鱼,你和零点自便。这段时间刚好够分析绿魔滑板的结构图,顺利的话还能对鬼神传奇的世界作出更详细的研究调查,这对于今后的支线情节和下一部恐怖片……”

习雨低头宽粉泪,虽然不是很想钓鱼……但为啥你这个超越常理的智者每次干啥都还得带上我这个凡人啊?我是文秘吗?我是助理吗?你一个人赶起来也不见得会慢上多少啊!

“研究‘禁制’会消耗很多额外的时间,必须在保证团队利益的前提下完成这项工作。”楚轩循循善诱。

“我知道,我明白。”习雨暗暗将全句补充为“在保证团队和你自己兴趣的前提下完成这项工作。”少年无奈地啜着咖啡,认命道:“剩下这几天的安排你先说下吧……”

“等……等等等!打住,打住啊!”在一旁抹汗扶头的郑吒连忙说道:“研究啊,计划啊什么的今天先暂放一下!这几天已经够累的了……厄,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钓鱼不是为了效率,而是为了调节散心……总之,这根钓鱼杆不能使用了,吃完后都和我直接去码头!”

说是钓鱼,基本在楚轩钩上第二尾的时候就没几人还有钓鱼的欲望了。除了楚轩还在兴致勃勃地将越来越大、各式各样的鱼儿丢上船,及活动发起者郑吒满地吐血地拽着鲫鱼发愣,余下两人则目不斜视地盯着自备的炉子BBQ。

习雨本就对钓鱼没啥兴趣,于他而言,若要吃鱼不如直接去抓;修生养性不如打坐冥想,玩……看着楚轩钓鱼绝对比自己甩竿好玩得多。从尼罗河非鱼到尼罗河鲈鱼,上钩的不仅一直往大的方向发展居然还种类各异,尾尾不同?习雨撇了眼方才一脚踩在鞋下还在用尾巴吧嗒吧嗒拍甲板的那条……

“尼罗河里有食人鱼吗?”一旁的零点闷闷说道。这个曾经也被称作钓鱼王子的男人,如今是实打实地被刺激到了。

“没有。”洒了层薄薄的香料,习雨将烤好的鱼肉放进零点的盘子里,“除了前面那几条,那人钓上来的已经大大超出正常范畴了。”就着零点的手小小咬了一口,少年颇感满意地将剩下的分了三盘,看来自己的手艺没怎么退步啊。

“饱了?”看着分别给郑吒、楚轩和中年船长的烤鱼,零点默默地吃掉方才习雨咬过的部分。

“恩,今天也没什么机会消耗。”将盘子递给早已闻香凑来的郑吒和船长,习雨走向楚轩。他们已经不知吃了多少轮,此时太阳偏西,而楚轩钓上来的恐怖物种几乎只剩下鱼类这个唯一的共同点了。

跨过那堆横七竖八的悲惨生命,习雨将食物搁在楚轩旁边。他拍了拍专心钓鱼的那人,也懒得说适可而止一类的话,只是满脸古怪地拾起条黄鳝似的怪鱼。

“呃!?”还没走到火炉前,他便听得身后那人略有异样地发出一声,随后整条船就开始朝一个方向被扯着偏去。郑吒立马哇啦哇啦地冲向楚轩,踩了船延抓了鱼竿奋力地拉了起来。而习雨则顺着鱼线的方向抽了抽嘴角,“那啥……你们是不是应该放手才对?没猜错的话,这次……”

话音未落,船身猛地一倾,霎那间迎接他们的便是直扑而来的汹涌巨浪……于是尼罗河上的惨案发生了。

河里浪头虽急却不至于将习雨冲走,他老神在在地看了看叼着鱼竿游走的巨大生物,再瞧了瞧将楚轩护在里侧自己却因反作用力撞向船壁的郑吒,便被一人从后环了身子。抬头送了零点一个安抚的眼神,少年老老实实地由着对方将自己带到岸边岩滩。

这时另两人也躺在了岸边,因为将楚轩揽在怀里,因此他们呈一上一下的诧异姿势。郑吒在水中采取的一系列保护动作,纯粹是条件反射,对于这个拼了老命费尽千辛才复活说服的智者,他可怕死出啥某明奇妙的意外了。

只不过令人在意的是,被楚轩压在下方的郑吒这会面色通红,全然不似被冷水泡过、被钢铁冲撞后的应有的模样。楚轩皱着眉头从他身上退离开来,声音淡漠却也隐隐带了些疑惑:“这水有问题吗?否则为何被冲两下你就发 情了?”

本来还在莫名的习雨,此刻终于看到了挂在郑吒小臂上的几条“伪鳗鱼”,弹指间便以数道劲风将它们击打开去,“厄,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郑吒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哑着嗓子说道:“好消息是我背上的伤不严重,坏消息是我被毒……不,被带携带春 药的毒物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咬了是吧。傻子都知道……你不用说了。”

“厄,不是。”习雨不动声色地将手伸到零点的衣服里,狠狠地扯下某个无耻的黑色条状物……难怪这家伙的体温也开始升高了,“好消息是:这早已灭绝的稀有物种一般寄生在巨大的鱼类腹中,虽然它牙间带有激发 情 欲的原液,但却温和且不伤身的。”少年一顿,微微向身后之人移了些,从后方揽了他微微借力,“坏消息是:这种春 药虽不见烈却绵长极易融入骨血,不宜逼出……倘若不解,则最短一日才可褪去。”

“一……日!!?”郑吒红着脸咬牙切齿,此时他的呼吸已经开始凌乱且越发沉重起来,“这他妈根本不只是一个坏消息吧……!”

“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你中了绵长且不宜逼出的春药,而且这种春药会让你四肢无力……你跟好几只同时亲密接触了下,现在应该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吧。”看着郑吒一副红着眼想要杀人的样子,习雨无奈地笑了笑,“其实也不是不能逼,以你的身体素质,只要沉住气安静运功……花个八、九个小时慢慢推或许也能逼出来吧,其实每只不过一场的量罢了。我们那个解毒剂可不能使,找个女人解决如何?”

郑吒听后恨不得吐血,他让楚轩把自己挪石壁边上靠着,尽可能稳住呼吸,“我不能做对不起丽儿的事。但这种状况让我静心打坐也太难了,你不能帮我逼出来吗?”

“可以。”习雨肯定地点了点头,“我出手的话不出五个钟头就能帮你将春药逼出去,只不过……”少年一顿,身后的人显然是有些站不住了,“我只有一个。”

郑吒愣了会神,才终是哀叹一声点了点头,“明白了,我自己想办法逼吧。如果要回去,你们三个先用绿魔滑板吧,习雨完事后再回来帮忙……反正我是一步都不想挪了。”

还没等习雨说话,楚轩便淡淡接口,“那么我留在这里吧,这件事毕竟有我很大一部分责任,在你回来前我负责守着他。”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rackback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自我介绍

纳兰煌华

Author:纳兰煌华
立志做亲妈!
——————
目前的情況大概是:
主更:《阴差阳错》
次更:《暗荣》

時流砂
相關鏈接
~歡迎踐踏~

砂時計—晉江專欄

綺麗な嘘—食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板
~歡迎拍磚~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