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5(Thu)

第三十六章 境遇两别

让零点靠在略微平坦的石壁上,习雨撤销了“赛特”的召唤。毕竟河水湍急,他们又被冲了些时候,这会就算是架龙疾行也得耗费点时间。更何况就算零点忍着不说,习雨也清楚地知道身边的人已经被震到极限了。

“呵,似乎总被你瞧见我的丑态……”零点浑身无力地靠在岩壁上,低低哑哑地自嘲着。此时他呼吸凌乱且面色潮红,薄汗混着本就湿透的衣料,勾勒出那结实有力的身躯。

“这也算丑态?”拨开零点面颊上的一缕碎发,少年感受到那几尽发烫的肌肤,“这怎么会是丑态……”他昨夜毫无理智的粗暴胡来才是真正的丑态吧……

微凉的气息从习雨的手掌传来,少许缓解了那至内而外的不安燥热。虽然浑身上下难过得紧,但零点思绪还算清明。扑捉到那眉宇间的一抹黯色,男子艰难地覆上少年的手背,“那也……不是丑态。”

习雨淡淡轻笑,双手捧着零点的脸,随后将额头也贴了过去,“那我们……不用逼的。”

零点一愣,复又柔了神色微微颔首:“好。”

这表情看得习雨心里酸酸涨涨的,他吻向那炙热的唇低声说道:“不能连续两日……”解开扣子、褪去衣衫,少年一路向下,“虽然早了点……正巧……将那两样东西给我吧。”

零点一时没弄明白,而习雨已经轻声念叨着什么再次凑了过去,那音色似曾相识,有着奇异而微妙的语调。触了唇,舌尖在牙齿上轻轻滑动了会,便畅通无阻地探进口里,缠绵挑逗却也不忘积极地吮吸芳泽,随后导入吞下。这个吻热情且悠长,直到零点快要换不过气,习雨才稍稍暂离一会,紧接着又送上新的一轮。

习雨的右手在滚烫的肌肤间缓慢游走,路经之处总是带起阵阵轻颤。本就被药物所扰的杀手,此刻更是被惹得全身躁痒难耐,他下意识蹭着自己,事后察觉不免又尴尬僵直。

习雨轻声一笑,忍不住咬了那人颈下锁骨,随后又用湿润的唇摩擦安抚了小会,“以郑吒的体质,如果一开始就留心逼毒,即使同时被四只咬伤,丢进水里泡上小会也就没事了。”怪就怪他不够警惕且定力不足,“而你虽然也经过强化,但毕竟既没血统又没内力,更何况这种毒液药性单纯且未经加工,虽然不烈但想必也够折腾人的了。”言下之意,你不用在意这小小的动作。

见零点自如了些许,习雨继续往下,流连于胸前小小的立起,路径侧腹滑到腰间。在脐下略微一顿,随后用嘴拉扯开皮带裤扣,柔软而灵巧的舌顺势探向早已坚硬炙热的所在。

“混蛋……你干什么……!?”对于明明只是稍许碰触就会惹得一身战栗,却还要死命撑开自己凑近的男人,习雨实在是颇感无奈。他无辜地抬头,发觉那人涨得通红的脸上甚至有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习雨噎了一下,他稍许直了些身子,握了撑在自己额头上的手,一根一根指头含吻过去。与此同时,另只手却悄然摸了下去,稍稍勾开那贴身的薄薄一层,待到零星凉风又抽了弹开,“我说过还要取两样东西,而你也答应给了。现在只得了其一,剩下的……你要反悔?”

“什……”习雨趁其不备突然按住顶端出口,五指轮番滑过热烫的袋子。零点猛地一震倒吸口气,声音刚冲到嘴边的就这么硬被抽了回去。

“想出来,不是吗?”少年轻笑地略略施力压按,却留心地不让那里得到解脱。身下之人强忍着合了双眼,他颤抖着,呼吸越发粗低繁乱,被薄布紧绷着不得而出的位置已然微湿。

“还是说……你要让我喝不够新鲜的?”突然听到这么句轻浮不正经的台词,零点像被天雷击中似的绷紧了身子,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体温“蹭”地上窜了一大截。他难以置信地瞪着习雨,那人居然还敢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眼神却带着让人忍不住堕落的诱惑。

咬牙吸气吐气,零点已经开始佩服自己的定力了。

他尽可能平静地开口,却发现两字一喘根本没法说出完整的句子,而且声音已经低哑得不像自己的了,“别闹了,你又……不是女人。”深吸口气,“那里不……干净……”而且,你不是洁癖吗?

闻言,本还锁着致命处大张旗鼓戏弄挑逗的动作霎时停止,少年苦笑哀叹、认命地开口……语气中甚至带了些许恳求,“不会。”

不辱、不脏。

“给我吧。”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的……任性。

一时间两人均是默默不语,零点认真地看了习雨好一会儿,终是放弃似的闭上双眼,仰首靠回石壁上。

唉,算了……

相比只是在细节上苦苦纠结的两人,郑吒那边简直应该叫做煎熬了。此时他全身燥痒难耐,因为药物作用,他连蹭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动手自行解决了。虽然很想下到凉爽的河里,然而水流湍急自己又浑身无力……倘若真将他丢了进去,捞上来的时候估计就只剩下奇形怪状的尸体了吧。

楚轩在旁边安静地生火烤衣服,对于郑吒的痛苦,理论什么的他虽然明白,但感官上却全然无法了解。因此他只能干看着躺地上挺尸的郑吒,直到衣服都干透也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基本上,对于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他不太习惯也不见得喜欢。

郑吒的内力不弱,但毕竟不是在自幼修生养性、勤苦练功下一分分累计而来。能够毫无障碍地运用于战场已是不易,而要他在如此苛刻的情况之下潜心运气、冷静避毒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毕竟,巧妙入微地善用可比张扬武斗来得难上百分。

“反正你自己也治不好又忍不到习雨回来,”楚轩大量了郑吒一会,平淡地说道:“我去城里给你带个妓女来吧,反正离回主神空间也没几天了。”隐藏台词,就算带点怪病也来得及治。

郑吒莫名一抖,他也没余力发脾气,只能哑着嗓子低吼道:“不行……那你还不如拿快石头拍死我。”

“好。”楚轩想也不想,转身去寻合适的石头。

郑吒顿时无语,热浪在他体内肆意翻滚冲撞,却徒然寻不到出口。这种漫长的折磨可比被皇后撕拉成两半什么的难熬多了……想想,惨到这个地步,说不定被拍晕拍傻了才是正路。

此处人烟稀少……或者说根本没人跑到这荒郊野外来。楚轩很快地相中了一块大小合适、不重不轻,但绝对足够将郑吒拍得昏天黑地的石头,弯腰捧了起来。刚打算回去行凶,却在转身的中途顿了顿,随后他依旧顶着那张油盐不进的面孔走到郑吒的旁边,“毕竟这次的责任大多在我,呆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帮你解决了吧。”

本还在闭着眼睛等待被拍的郑吒,还没来得及消化句子里的意思,就被一个重物压在身上。那个重物不凉不硬接触的地方也不疼不痛,只是……为啥好像在解自己的裤腰带?

当被松开的皮袋划过最为焦虑的地方,郑吒浑身一颤,睁开眼睛。

“你你你……你干什么?”在用石头砸人之前要解裤腰带是哪个少数民族的风俗吗!?郑吒在慌乱间开始没头没脑地胡思乱想。

“帮你解决。”楚轩手脚麻利地解开裤扣拉链,此时他跨坐在郑吒的大腿上,依旧一片淡漠。

“解……解决……?解决什么??”被压在身下的男人不安地动了动,却发现四肢软得完全不听自己使唤。

“排解药性。”拔开贴身里裤,楚轩单手握住那快乐弹出的傲然挺 立,“一、两场的效用应该不会花太多的时间。”

自己滚烫敏感的部分被这么一握,郑吒倒抽口气,经不住隐隐战栗起来,“这……这不好吧!”虽然自己的某个部位已经开始被上下其手了,但男人还是竭力做着最后的挣扎,“更何况你不是没有……吗?”即使偶有字词被喘息堵了下去,却也依旧坚持不懈,“这类……按理应该没……接触……过吧!”

“人体结构和生理反应一类的知识我还是具备的。”楚轩的手没有停,他自然地调出几乎没用过的古旧记忆,并与现状一一对应起来,“虽然实际操作还是第一次,但理论上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楚轩的动作可谓单纯直接,他刺激着郑吒虽最敏感的几个地方,全然没留一丝余地。就连郑吒这种在现实世界久经沙场,成天过着糜烂夜生活的男人也都没法忍受。他死死咬着牙关,却按捺不下越发急促的喘息,“混蛋……你其实……不用这么……”

“搜集资料的时候我曾扫过一些相关信息,”刚开始还有些生疏的楚轩已经迅速地摸到规律,他停止了强烈的刺激开始有节奏地摩擦着炙热的高耸,饶有兴味地看着那带着脉动而渐渐鼓胀的器具,“思春期的男性好友之间时常会这样帮助彼此发泄,虽然你早过了那个年纪,但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吧。”

楚轩平静无波的一句话几乎将郑吒打击的死去活来,再加上那直勾勾盯着自己腿间反映可堪比视 奸的眼睛,比平日更为敏感的男人看着泛灰的远空,突然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悲摧感。

……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捣鼓了好一会,河岸边上除了涛涛江水、隐隐虫鸣之外几乎只剩下郑吒悲惨的喘息和略微湿濡的液体声。淡漠的男子此刻也终于意识到不对,他看着仅是尖端冒出透明些许的地方,微微皱眉奇怪地问道:“这样的刺激还不够吗?为什么不出来?”

郑吒的思绪已经没几分还在脑子里了,即便如此,他还能分出那么丁点对楚轩大大地翻了记白眼——靠!这种事不要问我!

“好吧。”也不知楚轩自个儿应了什么,郑吒便感到不同于手指的温凉气息逐而凑近。他一把抓回四散的七魂六魄,也不知是不是短时间爆了种,尽然扯着嗓子大叫了声“停!”

而那刚刚触及顶端帽檐的唇页,竟也真愣得止住了。

“不需要……用嘴……”回光返照结束的男人,低低呻吟了一声,“手……往下一点,对……然后用指尖……恩……”断断续续地指导着那个空有理论的超级新手,郑吒终是眼前一白泄出郁结已久的炽热暖流……随后他是彻彻底底地不想动了——真他妈比打死上百个异形还累!

楚轩低头看着满手的白色透明粘液,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用水冲掉,“或多或少还会残留一点,过十分钟应该就没问题了。”拿郑吒的衣服擦了擦手,最为强大的智者顶着那张某人恨不得一口咬上去的淡漠表情,平静地拿出了通讯器。

简单明了地交代了一下,楚轩走到郑吒旁边,“把绿魔滑板拿出来吧,习雨他们也已经好了。天一黑我们就回去,然后在旅馆餐厅集合。”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郑吒已经快尴尬得掉渣了。他呈大字型仰躺在地上,耐不住静默地没话找话,“厄,哦……话说,刚才那些鳗鱼到底是什么玩意,如果再看到……我一定让它再绝种一次!”

“那不是鳗鱼,是一种叫做‘竹麝’的绝种动物。它们一般寄生在体积庞大的鱼腹之中,直到寄主濒临死亡才会从口中逃离出来。”楚轩接过绿魔滑板慢吞吞地说道,“‘竹麝’很少主动进行攻击,但牙里的毒液却可以用来制作催情类药物。我只是在图鉴里看过,这些东西习雨应该比较清楚……有兴趣的话你可以问他。”

“什么?他居然对情药的制作很有研究?”郑吒猛地坐起来,毕竟血族拥有极其强大的自愈性,不过数分钟他便囤够了稍作行走和站立的力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楚轩白了郑吒一眼,“我是说他对这类古时常用,现在却已灭绝的物种比较熟悉罢了。”此时,楚轩显然没有否认郑吒提问的部分,只是那个对习雨无比信任的男人完全没发觉罢了。

“看不出来那家伙居然那么环保。”郑吒实在无法将习雨和喜欢研究古生物的螺旋眼镜们想到一堆,即便那人拥有连楚轩都给予肯定的智慧。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楚轩想了一会却并没有继续解释,他看着已经勉强步行的郑吒,平静地启动了飞行装置,“既然能走,就别在这浪费时间了,我想看看习雨到底干了什么。”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rackback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自我介绍

纳兰煌华

Author:纳兰煌华
立志做亲妈!
——————
目前的情況大概是:
主更:《阴差阳错》
次更:《暗荣》

時流砂
相關鏈接
~歡迎踐踏~

砂時計—晉江專欄

綺麗な嘘—食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板
~歡迎拍磚~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