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5(Thu)

第四十七章 细微裂痕

吃过晚饭,楚轩当着众人的面将习雨拎到自己的住所使唤了一夜,直到次日凌晨5点才将他放了回去。对于精打细算的智者而言,既然习雨已经开启鬼神传奇,此行又无甚危险,自是没有白白浪费500点分值的必要了。

习雨到家却未直接走进自己的卧室,而是绕到另侧轻轻推开房门。看着床上一大一小睡着的两人,少年淡淡一笑,拖了张椅子坐在旁边。他很安静,没有主动开口去唤却也没有刻意隐去气息,如此……年轻的杀手就这么被他给生生瞧醒了。

“……回来了?”一句话自然而然,却让习雨足足愣了半晌。零点没有发觉,便被凑近的微暗身影蜻蜓点水地覆上一吻。

“还早。”少年在耳畔轻声低语,随后细细一啄。

“恩。”早已习惯习雨黏人的小动作,零点并不觉得哪里不妥。他抬起胳膊扫了眼手表,却突然僵了身子。当看鎏衣的同时,某人那略凉的指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伸进了自己的裤子。

“习……”零点刚要开口欲挣,却被早有预谋的少年缠舌堵了下去。交换着彼此唾液,隐约能听到略略开始急促的呼吸声和不受控制的吞咽声。巧妙地挑逗着口腔中的柔软敏感,那探入裤中的手亦没闲过半刻。习雨的动作缓慢随意却也老到熟练,而那急速上升的欲火则搅得零点痛苦不已。

明知鎏衣睡在旁边,习雨却依旧肆无忌惮,甚至哪最敏感往哪招呼,哪最容易起反应就往下手。可怜零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既不敢挣也不敢动,只是紧紧抓着身下床单,硬压下每一个惊喘、每一声叹息。

零点慌乱的神色习雨自是看在眼里,他哪会不知这人担心的什么,却依旧没有消停的打算。舔吻着小麦色的结实身子,唇下肌肤炽热滚烫并隐隐有些颤抖,少年轻轻一笑,松了握着耸立的右手猛地探至下身隐秘。

无论习雨再怎么喜欢玩闹也从未粗暴半分,一连两日更是没有过的。再加上昨日又蹭得久了些,直到现在零点也还不免觉得肿胀别扭,而对此两人自是采取心照不宣的态度。故而,零点本以为撑到习雨玩够知足就没事的时候,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倒吸口气,猛地睁开双眼。

“怎么?不想要吗?”少年低低轻笑,一只手在禁闭的私密之处画着小圈,另一只手则缓缓抚过零点的肌肤。仿佛带着魔法似的,伴随着少年掌心的移动,那僵硬绷紧的身子竟被迫放松了下来。

零点难以置信地瞪着习雨,而那人只是自顾自地沾了润滑侵入最后的防线。对于这具身子,习雨早已摸得清清楚楚,探得明明白白,怎样让他颤抖、怎样让他喘息、怎样让他焦躁、怎样让他迷失迎合……

灵活修长的手指从一根加到两根,在狭窄炙热的甬道中轻顶按揉,不时扩张又不时挺进深入。零点紧咬牙关依旧一声不吭,他不知道习雨为何突然如此,更也没空思考费神,既然自己的却软绵绵地不受控制,便只能靠意志勉强支撑。

不能,绝不能让那孩子知道!——这是支撑他忍耐下去的唯一信念。

对于常人而言,不过淡到忽略不计的血腥,而对于嗅觉敏锐的习雨则是清晰分明。零点心中有块结实的板子,习雨知道,所有去捅去敲。对于强引推进他从未产生过半分愧疚不忍,倘若前面站的是郑吒或楚轩,他也定会毫不犹豫地狠狠踹上一脚。只是临到眼前这个,“三世为人”的老头还是掉链子了。

拿开那人压在面上的手臂,少年哀叹地吻了吻那染血的双唇,“不会醒,我拍了他的睡穴。”

零点一愣,呆呆地看着面前少年,张了张嘴却又没说什么。

扑捉到那黑瞳中那一闪而过的惊讶和疑惑,少年垂眸抽出手指并在隐隐张合的入口处稍作安抚了一会。

拨开零点被汗水染得湿濡的头发,习雨忍不住在他的面颊上摩擦了一下,又凑过去吻了吻没有收口的齿痕,“没错,确实是试探。”

自私、任性、横蛮。只要别人不是百分之百的给予,自己也无法撤下心中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自己既然无法丢盔卸甲又有何资格要求别人全心以待?

少年握着那略微萎顿的敏感加快了动作的频率,待听见那解放后的低低惊叹,才取了毛巾擦净手上的热液并替零点擦拭整理。直到系好衣扣将一切恢复原状,他才不动声色地解了两人的穴道。

期间彼此均是一言不发。

前面有一条不宽不窄的深崖,停滞在前不过保留现状,奋勇突破便是继续向前。然而若在跨步向前的中途不小心收了脚,却不知是否还能救回来了。至于那块木板,捅了却没破……便也残留了无法磨灭的裂痕。

零点自认比中洲队的任何人都了解习雨,但却不见得多出几分。越是相处他越觉得,在习雨的心中有块让人摸之不透的灰色地带……让人猜之不透、无所适从。比如现在,他虽隐约能觉出习雨的试探之意,却并不清楚这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知道习雨不会毫无缘由的意气行事,每个行为都有特殊的准则,却也依旧别过头、不愿去看。

“抱歉,不会再这样了。”吻了吻零点头上的发旋,习雨轻声说道。这人依旧是这样,即便觉得辱了、疑了、别扭了却也依旧不会对他发怒怨恨。只是默默地压在心里,沉稳地慢慢适应。

这又何必……?

最后看了即将转醒的貌美男孩,习雨缓慢摇了摇头便起身离去。罢了,维持现状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不定真要扎开敲破了自己反倒无法适应。

比便如此,早已习惯被人冷淡、惹人猜疑、遭人拒绝的习雨,真正遇上在乎的那个,即便只有零星一点还是不免觉得心里有些涩涩刺痛。于是当天晚上,习雨的魔力……暴走了。

当然,这事和零点毛关系都没有,搞出来的其实是楚轩。

总所周知,在众人收拾妥当集合于主神空间的时候,习雨是去送行了的。对这个留守的少年而言,中洲队员们十日的旅程不过眨眼须臾,因此当一个黑影虎扑熊抱过来的时候,他躲都懒得躲。

少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任那本已逝去的同伴紧紧拥抱着自己,待发觉搁着某人脑袋的左肩温暖微濡时,他终是拍了拍那隐约颤抖的臂膀,“张杰同志,我知道你很兴奋很感激。但我更希望你是在往后的生活中充满激情、义无反顾地为我抛头颅洒热血,奋勇杀敌、无怨奴役,而不是使尽全身解数捏碎恩人我的骨头。”

张杰闻言一顿,他的脑袋依旧埋在少年肩上,随后深情并茂地说道:“是,为了报答恩公的救命之恩,小的我愿以身相许、长久相伴。给您捏肩擦背、端茶奉水,冬天绝不让您吹着冻着、夏天绝不让您闷着热着。战场杀敌绝对冲在最前为您开路,闲暇时为您唱唱小曲,还请恩公不要嫌弃~”

“别别别,我还不想按摩碎骨擦澡少皮,喝尽天下抹布水。杀上前线得救人,睡觉还被乌鸦吵。你的心意我收下了,你的感激我明白了,还是速速离去吧。”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少年装模作样地推开赖在自己身上的男子。

“恩公,这怎么行呢?为了小的我,您吃了那多么多苦、费了那么事,小的就算再蠢再笨也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人啊~”张杰装作扭扭捏捏,扑倒祈求状。

“啊~张杰啊,我们的好同志,你变得好生恶心~”习雨扶胸痛心状。

“恩公啊,您怎能不知道~”张杰深受打击似的扶头后退了两步,“这不是您教的吗?如今小的已然出师成才,您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啊~”

“……你们玩够了吗。”与被张杰和习雨那搭不上调的对话恶心到抖鸡皮的众人不同,楚轩只是单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假惺惺的闹剧上。

他淡淡地扫了眼张杰,也不知十日中发生过什么,那个豪爽的汉子竟立即闪到旁侧老老实实地站到一边。再看看习雨,俊俏少年只是扬眉耸了耸肩,笑盈盈地瞧了回去。

“虽然不能像作为引导者时那样将能力发挥到100%的程度,但张杰已经拥有复数的双A级技能,暂时无需继续提高;而习雨的persona虽兑换到了70级以上,但待禁制全部解除后,这个程度的能力连鸡肋都不及,因此也保持原状即可。”中洲队的智者不以为然地淡淡开口,“而其他人……”

将得失利弊和未来计划分析完毕,众人便开始按照之前决定方向的强化起自身技能。习雨很闲、张杰也很闲,因此他们一起蹲在角落看“上帝”。

“我听郑吒说了,你们发生了很多事。”张杰看队长边强化边玩变脸,悠悠说道。(原著中郑吒强化混元一气功时面色忽青忽白、忽红忽青。)

“还好。”看着常人数十年苦练出来的功力就这么被主神轻轻松松地灌了进去,勤勉的少年有些别扭地撇了撇嘴,“倘若没有恶魔队,谁也想不起还有那劳什子复活真金。”言下之意,你知道也不提及,老子分离灵魂费劲的心力,差点就和卫生纸一样被马桶水冲没了。

“我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道您老神通广大又给小的从马桶的黑洞中拔出来了不是?”张杰点了根烟哈哈一笑,“早知道,我哭着喊着求着也要告诉你这么个事啊!”

少年扬眉不置可否,无意间对上零点的视线,他微微一笑,与平日里没有任何差别。而零点则愣了愣,不自然地转过头去。

“怎么了?”张杰也是个外粗内细的主,他扫了眼两人便疑惑地问道。或许是因为自己曾是引导者的缘故,在发现自己的造物娜儿并没有一起复活之后,这个男人心里虽是涩涩发苦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你们吵架了吗?”

“不至于。”习雨低声笑笑,跟郑吒他们一样,他显然也发现到了这点却没有将其点出,“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不会有太多不同。”

张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刚要开口却发现强化完毕的郑吒一行聚了起来。楚轩依旧平静淡漠,他叫王侠兑换了制作绿魔滑板的相关材料与能源系统,并让郑吒交出之前带回来的古龙幼仔。随后,交代了次日集合的时间,便拖着习雨回了自己的小黑屋……至少对习雨而言是这样没错。

“我们在鬼神传奇中获得了了‘吸血面具’的支线情报,这个任务难度应该很高也很危险,因此有力量的你才是必要的。”楚轩对习雨说话历来没有隐瞒,开门见山,“计算结果显示昨天说的方法确实可行,也有相当的成功率,这就是我将队伍的行程推至明天的原因。”

看着已经开始整理数据并启动仪器的男子,习雨嘴角隐隐一抽。

方法确实可行?那是,任何实验都有第一次嘛,管他是人类还是小白鼠呢;
相当的成功率?那是,有五成以上嘛,再说失败了还有万能主神的慈悲光线呢。

基本上,若非小白鼠换成了可悲的自己,习雨还是会以科学家(?)的狂热积极来对待这次实验的。而此时,他只能抱着眼睛都没怎么张开的小龙,欲哭无泪。

然后?

然后他们就组装绿魔滑板啊。

再然后?

自然是配置破除禁制时所需的药剂呀。

还然后?能咋地……炸了、魔力暴走了呗。楚轩哪次搞研究不要炸上个三五十次的,习雨早就做好为革命献身的心理准备了。

炸的时候是早上,楚轩“蹬蹬蹬”地跑出房间,反手猛地关上大门并同时叫了主神恢复。过了你数十秒,他才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看向早已聚齐等待的队中同伴。

“那个……楚轩……”看着楚轩焦炭似的“朋克”打扮,郑吒艰难地吞了口唾沫,“你刚才……把门死死扣上了是吧。”

“恩。”

“那个……习……习雨……呢?”郑吒对着烟熏妆冷汗直冒。

“在里面。”楚轩依旧没有表情。

……主神空间一片死寂……

“里,里头炸了!?”消化了半秒郑吒惊得跳了起来,零点直接冲过去企图开门,而张杰则急得直嚷嚷。

“恩,炸了。”中洲队的智者答得迅速且干净利索,全然不觉哪有问题,“我们在做有一点危险的实验,最后出了些许差错所以产生了爆炸。”

“那、那、那……习雨!!!”此时众人也聚集到楚轩的门口,满脸焦急、惊慌以及责备。这人刚才冲出来后,是想也没想地给人关在了爆炸区内!?

“习雨留守,哪也不去。”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楚轩走过去开启房门。入目之处一片狼藉,哪里看得出丝毫原本的模样。在所有人倒吸口气的时候,楚轩则迅速让自家恢复为那个简单到除了必要品外什么都没有的格局。

没有阻止慌不择路冲进地下室的零点和张杰,中洲队的智者看向身侧大松口气的男子。

“好在好在,刚才真是吓死我了,看你这个样子习雨肯定没被炸死。”郑吒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地感叹道:“习雨为什么不能去?连这样的大爆炸都不害怕了,他的魔力应该恢复了吧。”

“你似乎搞错了。”楚轩转过头,引着众人往深处走去,沿路确认放置重要物品的区域没有问题后,他从里头取出绿魔滑板。

组装制作其实只花了两人不到一个小时,随后这东西就被丢在楚轩隔离出来的绝对安全区内,享受短暂的冷宫生活,“习雨没有出来并不是因为他有办法在爆炸中自保,而是他动不了,我也没法近距离接触。”

郑吒一愣,惊得加快了脚步。只是楚轩的实验室虽是不小,却也不至大得没边,因此不过数秒他便进到了最深处。而先一步抵达的零点两人此时正呆呆地站在一道白色雾墙旁边,直勾勾地往里看。

“不要靠得太近,我不确定这种程度的防护是否能将暴走的魔力完全隔离开来。”跟在后面的楚轩淡淡说道,“这个结果是预先假想过的可能性之一,解放出来的魔力很霸道,短时间内我们无法接近他,但不会持续太过长久……应该。”

“应该……”郑吒缓慢地磨了磨牙,“楚轩,你不要把头扭过去,看着我,然后老实交代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禁制虽然直接作用于精神,但应该不是无形飘渺的概念。就像我们上回沾得龙血突然提高了许多素质一样,很可能是一种功能上的刺激。所以我们将龙血作为药引,看是不是会对禁制产生类似的反应。”楚轩不咸不淡地解释道:“从结果上来看刺激是有的,他的魔力很大程度的获得了解放,只是精神状态不够稳定所以造成了暴走。没来得及隔离的魔力催化了房间里的不稳定实验物品,因此产生了连锁爆炸。”

郑吒咋舌,什么刺激是有的……这根本是刺激太大把习雨戳爆了吧!

“那我们为什么不等习雨恢复后再过去?”楚轩不可能信口说说,郑吒想起连忙问道,“这样我们不仅实力大增,还可能拿到更多的分值啊。”

“因为我不知道他要爆走多久。”将可怜兮兮的小龙塞到郑吒怀里,智者的回答言简意赅,“从鬼神传奇回来之后,我们需要很多时间为下一个恐怖片进行准备,而且分秒必争。”

“……那他若是在下一部恐怖片到来时依旧保持这个状态怎么办。”零点的声音缓缓响起,问出了郑吒心中同样的忧虑,“没有进入光柱会被主神抹杀。”

“办法不是没有,但对他身体影响太大,不到最后关头我不打算使用。”将自己收拾完毕,楚轩率先往地下室的出口走去,“无论如何,我们的40天在主神空间内也不过晃眼,一切等回来再说。”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rackback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自我介绍

纳兰煌华

Author:纳兰煌华
立志做亲妈!
——————
目前的情況大概是:
主更:《阴差阳错》
次更:《暗荣》

時流砂
相關鏈接
~歡迎踐踏~

砂時計—晉江專欄

綺麗な嘘—食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板
~歡迎拍磚~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