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6(Fri)

第六十章 就是揍你


睡梦之中,一抹清凉从私密之处隐隐传来,零点猛地睁眼方要翻身而起。由于冲撞,碰触入口的指间被紧致的嫩肉轻轻咬了一口、顺势挤进了几分,习雨抬手将人按了下去,退出死死吸着自己的窄道,在红肿的外侧小心按摩。

“别动,我来。”少年的声音低低响起,按压在零点腰背上的手看似举重若轻尚未使力,实际用了巧劲。更何况,此时零点因药物的副作用、全身酸软得几乎动弹不能,再加上一夜的纵欲癫狂,下身内里更是火辣辣的刺痛。

沾了药膏的手指在入口处按压徘徊,不时用剩余的指腹在臀缝处缓缓爱抚安慰,清凉的感觉虽然减少了些许疼痛却让全身上下的汗毛一粒粒竖起,捂在被子中的零点微微一颤,尴尬地将脸埋进枕头索性装起死鱼来。脸上红的和烧起来一般,通透了整个耳朵,而身体却老实地放松了。

习雨笑笑,将药膏顶入穴里体内。手指因药物的润滑轻松钻进甬道,炙热的内壁因突如其来的清凉生理性地向内收缩,疼痛虽随之稍许缓解,但密处却仿佛邀欢似的紧紧夹住里头的手指。这回,零点窘迫得彻底抱住枕头,整个人恨不得埋进地底下去。

习雨心里好笑却没有出声,只是任由自己的手指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面薄的男人才终于卸了身上的劲,他才小心翼翼地将药膏涂在磨伤的肠壁上,仿佛不愿漏下任何一处似的,连褶皱间小小的缝隙也不放过、从里到外细致地抹匀。期间退出又进入了一次,即便碰触到了敏感的区域也都将力道掌握得轻柔得当,并没引起零点太多的反应。

“疼吗?”待一切结束退出之后,少年依旧半俯在零点身上,他的手指在入口流连,满意地感受着密处张合时偶尔的吸咬,“抱歉,昨晚做得太过了。”

听到“做得太过了”几个字的同时,零点的皮肤就像烧起来一样,温度硬生生地又窜高了几分。他默默地抓起某人不安分的爪子搁到一边,将那个丢人的部位往反方向侧了侧。习雨强压下将人当场推倒再战几个回合的冲动、挪动着蹭出被子,在零点侧身过来的时候将人抱住,只是由于身高的差异却更像在往别人怀里乱钻。

当然,像习雨这种皮坚肉厚的死不要脸是不会在意这种俗事的。

零点无奈,同样环了对方的腰。棉被下,他是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但习雨却是套了浴衣的,摩擦在身上有些微痒。淡淡的清香从习雨身上传来,发丝上还沾着微微水润,显然刚洗完澡没过多久。

这让零点有些奇怪。

习雨呆在零点怀里,手脚紧紧贴在对方身上却意外地老实。许久,他才低低一叹:“摊上我……你真是倒了大霉。”

零点一愣,连忙低头看他,却发现后者却像毫不知情似的依旧舒舒服服地粘着自己。他从来猜不透习雨心里到底想得什么,是否又和上次一样放了自己退身离开。这个冷静自持的男子焦急地张了张口,嗓子却像火燎使得干哑得发不出声音,只得皱着眉在环着少年的手上施力,却忘了自己莫名其妙没了力气。

习雨莫名地抬头,随即涩涩一笑,“放心,现在要我撒手还真不可能了。”起身啄了啄零点微干的嘴唇,少年拿起早已备在旁边的清水,捧在手中把玩了一会,才递了过去,“要是有人倒贴粘你,想必我会一刀捅死他。”

零点一听,乐了,喝水的时候差点喷出来。而他此时当笑话听的事居然差点不幸成真,却是后话。

习雨也笑,他接过零点喝空的水杯转而换了碗粥,和水一样竟是温热的,“你还有点发低烧,喝完粥再睡一下,我去找找郑吒他们就回来。”见零点皱眉,少年很快补充道:“你还记得,我们在开罗钓鱼的那次吗?”

经习雨这么一提,零点很快明白过来。这就能解释,从中途开始自己为何会没有记忆的原因了。

习雨起身,一边换衣服一边笑着开口。涂在身上的膏药倒是挺管用,昨夜里密密麻麻的紫青色印子此时已经退了大半,再加上室内灯光昏暗,若不走近细看,就算是眼睛极厉的零点也看不太清,“楚轩将东西掺进润滑剂里,我没留意给你用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你……”润了喉,零点勉强能发出些声音,却依旧是沙哑难听的。

“放心,我只是去露个面。”习雨狡黠一笑,“我本以为一辈子也看不到那样的你,说起来倒是因祸得福。”只是一句大实话,换作以前他就是发梦也想不到零点纵情的声音和邀欢的姿态,没录下来倒是可惜。

零点闻言老脸一红,最初的记忆他还是有一点的,只是往后随便推想就足够让他无地自容,只能埋头喝粥。

习雨得意得很,他坐在旁边静静看着零点喝完才将餐具好,叫客房服务收了回去。零点对那双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睛没有办法,但他的性格又没法开口去说,只得硬着头皮生扛,根本吃不出丁点粥的味道。

“好了,我先出去了。”打点好一切,少年说道:“副作用还会持续一短时间,你,老实睡觉。”

零点无语,不得已照做,虽然他不认为刚刚睡醒的自己这会还能睡得着,却不知习雨在粥里放了安神的药方。于是,对此毫不担心的少年,就这么取走电牌、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刚走到拐角,淡淡的微笑就变了个味道,周遭的空气也在霎那间凉了下来。没错,昨夜虽然得到了意料外的收获,却完全无法抵消一拥而上的怒意。

“张杰、詹岚。”路过楚轩的房间,习雨撇都没撇一眼便默默呼唤起张杰和詹岚来,自从精神力者回归之后,他们已经甚少拿出通讯器了。中洲队所有的队员都被两个精神力者做了记号,平常时候即便没有保持链接,只要在内心呼唤就能让精神力者知道——这也是后期习雨帮忙开发出来的。

“习雨?你醒了?”脑内传来张杰的声音。

“楚轩在哪?”习雨没回答,淡淡问道。

“啊?你找他干嘛?出什么事了?”直觉告诉他,习雨这种人一起来就急着找楚轩,一定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剧情人物出变故了?”

“我是问,楚轩在哪。”

即使相距有一段距离,张杰也能觉出对方的声音冷了一层,“他……和我们在天台晒太……”

“我知道了。”打断张杰的话,习雨单方面切断精神力链接,按了电梯直通楼顶。

*

“是习雨吗?那小子自己越睡越晚也就罢了,还拉零点下水。”郑吒死也不相信一板一眼的杀手会贪睡赖床,于是取笑还未出现的习雨。话没说完,就发现旁边的张杰脸色似乎不对,“怎么了?”

张杰很快回神,慌慌张张地转向楚轩,大声叫道:“楚轩,你干什么了!?”

坐在阴影处看资料的智者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瞥了乱喊乱叫的男人一眼,淡淡开口:“哦……”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楚轩不紧不慢、张杰慌不择路,而其他人则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实,这也不能怪张杰,精神力者比常人更加敏感,只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接触,他就能断定习雨正处在炸毛状态,而且气得不轻。

更何况,他从没见过习雨发怒,即使当年零点被杀的前后也是一样。而极少发火的人,生起气来往往也比常人夸张万倍。

“管他是什么,总之你先离开这里!等他消气再说!”虽然不知道楚轩干了什么遭天谴混蛋事,但总比和处在气头上的习雨正面冲突来得好,“快快快!”

“来不及了。”楚轩抬眼看向天台唯一的入口,慢悠悠地放下手中的资料。刺骨的凉意从另侧传来,只听“嘣”的一声巨响,坚固的大门飞似的撞到墙壁上、中间凹了一大块。慑人的杀气漫天盖地的向他们袭来,扑面而来的压力充满着令人窒息的危险,就连郑吒这样久经战场的强者都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习雨站在天台上,那双眼睛依旧玄黑,深邃得让人猜不出心思,嘴角微微勾起、笑容一如平日,此时却让人不免害怕。他挨个看了过去,不快不慢、不疾不徐,却让所有被他视线碰触到的人面色发白、冷汗直流。直到最后,少年的注意力才落在唯一对此没有反应的智者身上。

两人都不说话,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勾唇冷笑。楚轩没动,习雨却向前踏了一步,那一步看上去明明并没有什么特别,却让众人觉得脚底一晃。与此同时,少年的身型平白移了数米,须臾之间便已逼到楚轩面前,疾风般的拳头狠狠揍在智者的脸上,仿佛要打烂他脑袋一般沉重且不留余地。

吓人的撞击声让众人心跳一滞,拳风疾过,残劲宛如暴风冲开的海浪一般将周遭的人生生震退了几分,即便是郑吒也没能看清少年如何出的这一拳,跟别说上前阻止了。众人还没有所反应,就见楚轩已飞出数米重重地摔在地上、已然不能动弹。

空气宛如凝结了一般,天台上的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拳即重又狠,仿佛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习雨静静地看着倒在数米开外的楚轩,面无表情地向前走去。

一拳,虽然只有一拳,他们却知道,这一拳绝对是将楚轩往死里打的。

“楚轩!”习雨迈开第一步的时候,郑吒像被蛰了似的跳了起来,他冲到楚轩旁边刚刚俯下身子,便被一个外力当头拽了起来、如同垃圾似的被人甩在地上。天顶又是剧烈一震,水泥地上竟被砸出十多公分深的人型坑。

“习雨!你干什么!”呆愣在一边的中洲队队员被这轰然一声激得回过神来,资历最久的霸王和张杰刚想走近,便愣是被习雨淡淡的一扫惊出一背白毛汗。正在此时,郑吒一个撑地跳了起来。被怒火冲昏了头的男人想也没想,红着眼一把抓住少年的衣领,抬手就打,却在拳头落下的前刻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

“住手,习雨。”楚轩淡淡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然而他叫的人却不是挥拳的郑吒,而是被人抓着衣领躲也不躲的少年。

“刚才你被打到头了,别乱动!”郑吒甩开习雨赶到楚轩身边,后者满不在乎地吐掉嘴里残血,平静地开口,“雷声大雨点小罢了,他没下重手。否则你摔得那么重,怎么可能还站得起来?”

见郑吒一愣,又补充说道:“他如果不控制力道,我的脑袋肯定已经被打烂了。而我若不阻止,你还得再挨一下。”

“没错。”习雨冷笑一声,“来找你们真是我自讨苦吃,这一拳虽然打了却比没打更令人不痛快。”

听到那句“我的脑袋肯定已经被打烂了”的时候,郑吒无意识地联想了一下,却被自己吓得要命。他不敢深想,只是小心的扶起楚轩,左肋深处似乎在痛又似乎空荡荡的让人心慌。楚轩却没有看他,只是坐在原地面无表情地说道:“用的是几号?”

“你没有别的话要和我说吗?”习雨冷然反问。

楚轩静静地看着站在两米外俯视自己的少年,点了点头,“抱歉,是我失策。”

“你本觉得会是我?”

楚轩点头。为此他看过很多影视资料,承受的一方多都是像习雨这般年青又俊秀的少年。再加上零点与习雨不同,自是不愿甘于人下的,却没想到很多事情在加入感情之后会有那么多变数。

“很好,”习雨笑得讽刺,也不管旁人对他们的对话有多莫名其妙,他依旧只看楚轩,“我也希望会是自己,可惜却不是。”

“几号?”

“7号。”他看过瓶底的数字,因此记得清楚。

“……最烈的那种。”楚轩面不改色,“效果呢?”

习雨大笑,嘲讽地说道:“你认为我会告诉你?”

“会,”中洲队的智者肯定地回答,“而且你还会将其他几种的效用一齐告诉我。”

少年闻言几欲吐血,上扬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表情古怪地看着楚轩。许久,才终是长长叹了口气,认命地说道:“……你确实了解我,为了不让你再打这事的主意,我确实将其他的都试过了。”习雨将瓶子丢了过去,满脸无奈,“或多或少都有问题,但只有3号,3号是成功品。”

楚轩默默地将瓶子塞进口袋,他的动作不快,因此是个人都能看见他接到的是个什么。

郑吒最近,他瞪大眼睛傻傻地看着楚轩手上的润滑剂,来回打量了两人好半天才颤抖地开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习雨不动声色地撇了眼地板上的深坑,轻描淡写说道:“楚轩瞒着我做了个实验。我没怎么样,却害了零点。”他没说出具体是怎样的事件、也没说经过到底如何,只是就着那小小一瓶润滑液和昨日零点那明显的态度,众人便已猜到了几分。一时间,各个均是满脸通红,郑吒号称情场高手也不免移开了视线,心底有口气松了下来。

少年见状摇头笑了笑,从纳戒中取出清水低声念了些咒文,楚轩面上红肿的部位立马消了下去,“结果我气冲冲的来揍他,却没有揍你来得痛快。”他没替郑吒处理,纯粹因为他耐砸的身躯和强大的恢复力。

况且,无论形状多么完美、石头飞得多么壮观,他也确实卸了力道。皮肉之伤都少得可怜,更别提伤筋动骨了。

郑吒看了眼自己落下的深坑,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既然知道虽气却没下重手,他就算再郁闷也已气不起来了。想也知道,楚轩那家伙肯定是在存放文件的时候偷偷给习雨纳戒中的东西加了料。只是回想起少年那穷凶极恶的样子,他还是不免有些后怕,于是也没多想便大无畏地说道:“这要命,你以后还是少拿习雨他们开涮了,想做实验我奉陪,否则有几条命都不够你们吓的。”

习雨一愣,众人则是齐齐倒吸口气,不可思议地盯着郑吒,就连楚轩也不由侧目看了过去。

郑吒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快反应过来。他吓了一大跳,还没来得及开口反悔,便听楚轩幽幽说道:“在这方面你虽没有用处,但过段时间我确实会需要你的帮忙……恩,我知道了,你的话我记下了。”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rackback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自我介绍

纳兰煌华

Author:纳兰煌华
立志做亲妈!
——————
目前的情況大概是:
主更:《阴差阳错》
次更:《暗荣》

時流砂
相關鏈接
~歡迎踐踏~

砂時計—晉江專欄

綺麗な嘘—食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板
~歡迎拍磚~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