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9(Mon)

第三十八章 作战失败

禁闭的房间内没有一丝风,黑暗像沉淀了似的安静地笼罩着每一个角落。习雨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素色的天花板,任着繁乱的思绪四处飘散。众人谈话的内容就算不猜,他也大致清楚。军方能获得的信息不过尔尔,再加上自己又没被楚轩刻意关注过,因此那人能告知的也就泛泛一些。

只是,却也足够了……

尖锐的刺痛像雷电似的一闪而过,习雨反射去按却被一个有些粗糙却极其温暖的手掌贴了额。

“门没关。”零点的声音低低响起,让那本是毫无着落的心境渐渐收拢聚合了起来。外厅廊灯暖暖,待散到里屋的时候则只剩下隐约淡淡的橙红。

唉,明明不过是多了一个人和一盏油灯罢了……

少年安静地合上双眼,答了一声算是回应。这人的身子依旧没变,全然不似名字那般坚硬冰冷,而是更有韧性且炽热……习雨无奈地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小心想歪了。

“疼?”见习雨表情有些变化,零点不免有些担心。自咒怨之后,虽然再未见过习雨因触犯禁制而动弹不得的模样,但却知道他依旧是痛的。只不过多花了些心思,用药压制、用意志生扛罢了。

“没。”附上零点的手,习雨睁眼定定地看着身旁的男人,许久终是开头说道:“感觉很不舒服吧?”

“什么?”对于这没头没尾的问题,零点有些莫名其妙。

“比如……”少年笑得一派狡黠,“被这个七十来岁的老不要脸糟蹋了,什么的~?”

“厄……”零点梗了一下,却又肯定地回答:“很惊讶。”但……糟蹋?被十五岁的少年要了身体和被七十的……某个杀手突然发觉这个比较十分傻缺。

“为什么啊……”这句话习雨说得极其含糊,像是回答却亦似自语。并不是询问零点为何惊讶,而是对这人的坦然接受一时不能理解。被欺骗、被隐瞒,连自己都觉得这般的存在是畸形而不应被世人接受的,而他却被如此之人……

作践?

——习雨脑袋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词汇。

“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零点拍了拍少年的脸颊,在其他方面,这人明明可以不受世俗的束缚,表现出特有的老练洒脱,怎么一轮到自己的事就特爱钻鑚牛角尖呢,“我不清楚你是谁的复制体,有了多少年的经验记忆,但是……”

习雨一愣,他愕然发现看向自己那对黑色的双眸竟隐隐流露着几分纵容几分柔情,“在我看来你就是你,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就连你的复制体也是一样。”

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低低缓缓地响起,左肋之间似乎有什么在随着每个字节逐而颤动,少年觉得胸口有些发酸却也有些涨涨生疼。他品味着方才的字字句句,不免不合时宜地勾了唇。

……他没听错吧,刚才那段算是表白么?

零点见习雨面色不对,却又不似疼痛的狰狞苍白,他想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瞬间红云烧遍了脖颈耳根。

“说来,确实是我作茧自缚。”少年轻笑着起身,斜斜靠在床上,“我终是与那人不同,那人绝不会这般自轻自践。即使拥有共同的记忆,但在十五年前我苏醒的那刻起,就已成为了不同的存在……”今日如此,却是丢人丢大了些,“仔细想想,连楚轩那个非人你们都能毫不介怀的接受,我又有啥好担心的。”

零点扯了扯嘴角,对于这句从深刻突而转为玩笑的话语一时不知怎么作答,却不料习雨已一个翻身欺到近前,“楚轩和郑吒呢?”

“……在抢夺绿魔滑板的控制权。”

“噗,可以想象,如果郑吒赢了,估计还能钓上几天鱼。”忍不住尝了口那依旧泛红的耳朵,少年笑得狡猾,“你说……郑吒为什么能恢复得那么快?”

“咦?”零点虽不蠢不笨,却甚少将同伴和歪门邪道的事栓成一团。

“我说了,郑吒倘若潜心避毒,至少也要花个八、九小时吧……”当然啦,如果在那样的情况下郑吒如果尚能静下心来打坐运功,那还真得对他另眼相看了。

“……不太可能吧。”果然是过来人,一点就通。

“为什么?”习雨扬扬眉,整个人赖在零点身上。

“毕竟郑吒他……”而且楚轩明明……

从胫侧滑到喉结,习雨啃食着那小小的滑动,对于已经开始习惯自己的无赖并开始缓慢放松的男人,少年心里哭笑不得——这简直是在考验自己的定力,“你比较看好那个被主神注入爱情指令的小姑娘?”

零点一时不语,毕竟他也这般自以为是地创造了那个小小的男孩。

“抱歉,我不说了。”解开衣衫,碎碎地向下轻吻,“只是比起那样的,我倒宁可楚轩能够……”习雨并非有意撮合郑吒和楚轩,只是他时常会觉得这个世上或许只有郑吒才能让楚轩在真正意义上有所改变吧。倘若能找到心仪的女子也没什么不好,但那人却是……唉,他是偏心了。

零点的呼吸已经开始转深转沉,偶尔还能听到低低的几声喘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少年不仅手法老到……而且还好 色至极!

“那河水虽算干净……但我们还是……洗洗?”细细拿捏着那不粗不细却线条硬朗的腰身,随后滑至富有弹性的大腿内侧,那里有最为敏感的所在,“反正还有热水供应……”

某个以冷面为卖点的杀手都要疯了,两天三次……算不算糜烂?

零点慢慢被拔干薄净,被习雨引领着蹭到浴室热情拥吻,在水流的冲洗下摩擦着彼此迅速升温的肌肤。忍不住伸手触摸那炽热的耸立,对于从未有过的冲动零点有些新鲜。作为一个正常人,他即便阴差阳错地爱上了自己的弟弟,即便接受了习雨,却不代表真对男 欢之事淡定自如了。

习雨的身子很漂亮,那怎么也晒不黑的皮肤比自己的更细更软,却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是这个时代的孩子少有、并非靠健身器材或体育运动刻意造就,而是通过修研武艺在无数实战中锻炼出来的有力肌理。这样的他即便有着张极俊的面容、柔和的轮廓却也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女性化,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静内敛的特殊魅力。

“想要吗?”恶魔般的声音在耳边低低细语,“这个身子?”习雨似乎势在必得。

霎时间,无论是碰着鼓胀的手指还是零点整个人都彻底僵硬了……他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坚定地摇了摇头。习雨看着那表面一派镇定,实际却痛苦挣扎的男人有些不甘地瞧了眼自己的身子。

啧,这具身子的吸引力居然都不够!?这真是……钢铁的意志啊!

*

次日,四人依旧聚集在餐厅,安静地吃了早餐之后郑吒便宣布了妥协后的近期计划。

“今天是最后一天吗?”习雨饮干最后一口,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开始习惯掺了大半牛奶的咖啡了,“我本以为会坚持多些时候。”

“你如果那么喜欢钓鱼,记得趁白天玩个够。”楚轩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今晚,我不会让你有睡觉的机会。”

一语毕,人皆静。很长的时间,众人均是面色各异地盯着那个毫无自觉的智者。如果将大智若愚这个词错用在这里,一定挺冷挺不好笑。

楚轩也不理或脑袋当机、或满脸僵硬、或面露苦色的三人组,尽自说道:“接下来的日子我们需要静下来分析绿魔滑板,最少需要三天,随后继续资料的收集和数据的分析。回到主神空间后就必须立即进行禁制的解析和必要物品的制作,时间极其有限,不能浪费了。”

习雨闻言有种吐血的冲动。我说楚轩,楚大智者……我不是中洲队的一员吗?凭什么为我解开禁制就是占用团队利益,需要我出卖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来弥补啊!偶尔还可以,您老回来了还得逼我做这做那,每次大量耗费脑力就得吃些有的没的的补充能量,比上前线操刀子砍人累上无数倍啊!

当然,就算心里有千百个不甘不愿,这个少年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有求与人,研究禁制确实也得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谓能者多劳之苦,这下他是彻彻底底地体验到了。

“说来,”看着沐浴在金色晨光之下的古老城市,少年随口问道:“觉得有趣吗?钓鱼。”

“不知道。”楚轩想也不想。

“不知道?什么意思?”本在一旁好奇心满满地听着两人对话的郑吒,疑惑地问着。而习雨则下意识看了楚轩一眼,了然的低笑出声。

“不知道下一秒能不能钓起鱼来,也不清楚下一秒钓起的会是什么鱼,更不明白为何可以轻易的钓起那样的庞然大物,这样的未知会让我想要一直钓下去……基本上,钓鱼还不错。”楚轩的语气依旧淡淡,却让人忍不住看向他的眼睛。

郑吒闻言慢慢地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却又呐呐地塞了回去:“就是这样,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有着许许多多值得你去做的事情,即便现在感觉不到也没关系,它们将总是在那里,永远也不会消失。虽然必须等你解开基因锁第四阶之后才可会有所感知,但也不能舍弃现在的时间对这些视而不见……我们可以一起寻找那些有可能会给你带来快乐、值得你分出时间去做的事。”郑吒深深地看着楚轩,而他本人并不知道自己双眼里流露着那温淡的一丝痛惜,“总之,今天我们继续钓鱼吧!如果还碰见那该死的鳗鱼……”郑吒露出狰狞地笑容,“我绝对要让它们提前灭绝!!!”

“不,”沉默了半晌的楚轩突然低声说道,“如果再遇到就将它们捕捉起来。”

“厄!?”郑吒大惊,零点犯怵,习雨则笑得满脸暧昧,“食髓知味?”

餐桌上顿时茶水纷飞咳嗽连连。

“不是。”楚轩依旧老神在在,“‘竹麝’照理早就应该灭绝了,而且他对于我们身体的作用似乎大了几倍,我想这应该是主神强化过的特殊生物。”

习雨莞尔轻笑,他用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弹着咖啡杯沿,“你想提炼出对强化过的轮回小队队员也有奇效的麻醉药吗?说来‘竹麝’的真正功效确是如此,只是常有人会额外地做出些更为有趣的东西。”

当然,在坐众人没有一人能够理解习雨的这份超脱,更没有一人去想习雨之前的谎报军情。

玩乐的时间往往过得很快,虽然第二日并没再钓到过超出常识的恐怖生物但楚轩还是如愿地“钩”到了几条“竹麝”。总之,十来天的正常生活很快就过去了,除了习雨被操得有些悲惨之外,基本可谓相安无事、和乐融融。恐怖片中几个月的生活在主神空间中不过恍然一瞬,众人回归的时候宋郁依旧毕恭毕敬地站在广场上,只是看清来者之时神色间略微有些许改变。

零点的造物也自然而然的复活了,那个清秀的男孩一睁眼便紧紧抱住哥哥的腰,似乎受到什么惊吓一般死也不肯松手。历来冷静的杀手一时居然踌躇起来,他略微担心地看向习雨,却见那个少年仅是轻笑地向自己点点头,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而楚轩则直接走到“主神”下方,合上双眼进行信息的核对,几分钟后他才平静地说道:“大概明白了,和我的推理基本上相同,我虽杀死了六波咒怨,但奖励点数依旧停留在进入恐怖片之前。”显然这个智者并没打算做不必要的解释,“郑吒,如果点数足够的话,你可以在下一部恐怖片结束之后复活詹岚了。”

郑吒眼睛一亮,而习雨则像想起什么似的低头沉思起来。待楚轩将众多利弊分析结束,他才缓缓开口,“说起精神力人才……郑吒,你要不要试着复活张杰看看?”

少年不大不小的声音却让中洲队的队长瞬间僵直了身子,他习惯性地将手插入口袋紧了紧那半截烟头,声音像堵在嗓子眼似的干涩而且艰辛,“你知道……张杰他……”

“我不是故意刺激你也不是和你开玩笑。”习雨哀叹一声,这人怎么想不明白,倘若没有一丝可能他又怎会异想天开地胡乱提出,“在张杰消失之前,我将他与引导者分开了。毕竟没有肉体而我的力量又不足够,因此守不住那弱小的魂光。”少年微微一顿看向自己的队长,声音依旧如水平静,“总之,我也不确定这种情况能不能复活,也不知道复活之后他的记忆是否完全……而且那人曾经获得的点数着实不少,因此要不要为他花费大量的分值和直线,这个决定权……在你。”

郑吒的嘴巴越张越大,直到习雨说完之后过了老久,他才醒悟过来激动地按着少年的肩,“真的?你说的是真的?真的可以复活张杰!?”

“不一定,五五对开,你可以试试。”掸了几次都没掸开,少年只得朝着上方大大翻了记白眼。

“试!当然要试!”郑吒满怀欣喜地看向凝神思考地智者,大声说道:“楚轩,下次恐怖片结束之后就去祭坛试试吧!张杰的精神力技能可是双A级的呢!不仅可以用于防御和闭屏,甚至可以进行反噬和操作,当然扫描和通讯也完全没有问题!”

“确实。”楚轩推了推眼睛,抬头说道:“比起没有自保能力的詹岚,张杰不仅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并且更为收放自如。由你所提供的信息来看,虽然不见得开启了基因锁,但他的能力却远远超过詹岚。况且,如果我们同时拥有两个精神力者……很好,优先复活张杰吧,如果不行再复活詹岚。”

不愧是楚轩……这是郑吒此时脑海中的唯一想法。这个总是以最大机率和最大利益作为考量的男人,倘若是敌人将会无比恐怖;然而作为伙伴,这样的冷静和决断则显得可靠之极——至少在被当成无用品抛弃前,他将是最为强大的同伴!

也正因如此,即便深知自己接下来的要求会被楚轩嘲笑,郑吒依旧选择了开口。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就算会被立即否定,作为今后共同战斗的伙伴有些话却是不得不说,“总之,以后我们都是伙伴了,这个要求对你而言或许十分过分,但我还是希望……你在布局和推理时,尽可能不要将我们当成纯粹的棋子或者工具……我们是你的伙伴!”

郑吒目不转睛地看着楚轩,那样的视线正直炙热,竟让历来淡漠的楚轩一时间移不开视线,“我们是危急之时会为你挡刀,与你并肩作战……直到死的伙伴!我会尽可能在道理之中听从你的布局和建议,然而,也请你不要忘记考虑大家的情理……可以吗?”

出人意料的是,楚轩并没有立即拒绝。相反,他竟皱着眉头低头沉思了许久才缓缓开口,“……知道了,现在开始我会尽量考虑到关于‘伙伴’方面的事情。”

这不温不火、不大不小的一句话,不仅让郑吒和零点呆傻了一阵,甚至连习雨都忍不住啧啧称奇。直到这时,众人才恍然明白……并不仅仅是淡漠的楚轩,在短短的数个月中,他们所有人其实都有了不小的改变。

倘若是以前的郑吒,就算会以大哥的模样帮助同事,却不会为了所谓的生和莫须有的轻易奋力拼搏。在现实世界,他的友人或许很多,却没有真正一人能够走到他的心里,了解那令人癫狂的颓废黑暗。而后,即便寻找到了“生”的缘由,他也绝不会谅解楚轩那淡漠人命和感情的行为。

倘若是以前的零点,想必只会在遥远的狙击点冷静沉稳地扣下扳机,就算拥有一颗真挚热忱的心又有几人能够知晓。没有人会理解他的苦痛,即便在最为痛苦的时候,也只会压抑着情绪陷入无边的绝望。而后,即便创造了记忆中的人影,也绝没想过将那份沉痛彻底地托付出去。

倘若是以前的习雨,不可能摘下八面玲珑的面具将背后的软弱交付于他人。他会默默承担并接受自己存在的意义,哪怕拥有本体所有的记忆和经验,却永远无法理解那份信息中含带的温情与执着。作为复制体的他,将是只有知识却‘不懂世事的小鬼’,并浑浑噩噩地渡过一生。

倘若是以前的楚轩,只会冷静且决绝地将所有事情数字化,以最高的效率、最大的成功率来决定可实施性和可操作行。只有得失利弊,没有世理人情,他所做的事所说的话,没有一件不是经过精密计算、细致考虑的。即便进入到这样的一个荒谬的世界,也绝不会接受郑吒的意见认真考虑生命和情理。

然而如今,他们竟都变了……

“……或许,这就是我们中洲队蜕变的开端吧!”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trackback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自我介绍

纳兰煌华

Author:纳兰煌华
立志做亲妈!
——————
目前的情況大概是:
主更:《阴差阳错》
次更:《暗荣》

時流砂
相關鏈接
~歡迎踐踏~

砂時計—晉江專欄

綺麗な嘘—食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板
~歡迎拍磚~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